優秀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笔趣-第2492章 方式讀書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娄小乙安慰的拍拍她,“岁末的花坊,你父母的心血,就这么不要了么?”
凡娘子双眼迷离,心中纠结,还在为是坚持对双亲的承诺,还是为自己的幸福?她当然不想离开这里,没有人愿意四处飘泊,总要有个安静温馨的家才有归宿感,但对她来说,岁末能成为她的家么?
以前她不考虑这个问题,但等她找到自己的幸福后,这个愿望却是如此的强烈!
因为在意,所以怕失去!
雾初雪 小说
她就在想,自己是不是传记小说中的那种抛弃一切跟随情郎的傻女人?等她真正走出去后,会不会就和话本小说里一样的被抛弃,各种原因,最后老死他乡,被卖入春楼画舫?
她心中清楚,这种可能性很大!因为情郎谜一样的身世,会有家族愿意接受她一个二婚的,无财无势的傻女子么?
但哪怕她知道未来可能很糟糕,她也愿意赌一把!宁可被骗也要如飞蛾扑火,被毁灭的同时也意味着短暂的温暖!
但男人的回答却仍然是那么的不负责任,“等一等,我知道你的那些碍难,但在我看来,可能也没那么严重?
重生之都市無上天尊 迷糊的小白
我的运气很好的,也许咱们这番冲过喜后就一切都解决了呢?
商人幡然悔悟?官员改过自新?士子埋头求学?贵族浪子回头?
天上地下,神鬼妖魔……”
凡娘子潸然泪下,这么个在其它方面都很优秀的人,怎么就是个绣花枕头呢?还是个疯疯癫癫的?
算了,天意如此,该怎么样就怎样吧!至少,老天爷待自己还不算薄,在巨变之前还送給自己了一段短暂的欢愉?
……娄小乙脚下带风,走在马蹄镇的大街小巷中,他打算买一把椅子,造型别致点的,可以在上面摆各种造型的。
这个世界的人们思想还不够开放,所以在这方面就很没有创新,缺乏情趣……敢为天下先,一直就是娄老爷的座右铭,不管在哪个方面。
找来找去还是没找到,最后还是寻了家木器铺子,画出草图来定做,要求就是一定要结实!然后在掌柜十分不解的目光中离开,没有生活情趣的人当然不能明白他的用意。
生活,是需要用各种姿势来享受的。
走着走着,在一条偏僻窄巷中,迎面跑过来一个人,就像身后有人追他一样,顾头不顾腚的一头撞了过来,在撞击过程中不着痕迹的屈起了膝!
这种行为对普通人来说就再正常不过,但对一个战斗了四千年的老手来说,对危险的感知已经刻入了骨髓!他很清楚这样的撞击一旦落实,普通人裤子中就会被撞碎两颗蛋黄!
意思再明显不过,所以他也不再客气;屈腹受了这一击,消去对方的冲击力,然后随势在对方肋下一扶……
十个时辰后,这人就会腹绞而亡!修真的能力没了,但战斗的能力仍然强大,那是和西昭朋友们一起锻炼出来的在凡世中的最强实力,从未忘记过。
走出窄巷,叹了口气,有些事该现在做了。
对凡娘子的遭遇,这些日子下来他已通盘了解,也不算什么,人与人之间的正常交往而已;当你看惯了宇宙争霸,再回到这些小格局中时,就会觉得很没有意思,下意识的忽略,不以为然。
但他现在也是个凡人,还要保护同样是凡草的麻药师,还有已经成为了自己女人的花坊老板娘……如果想要轻松惬意,有些事就最好提前安排。
坐在花坊中,然后等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一个接一个把脸伸过来,由他抽打,满足自己变态的装赑需求,这样的方式他还在娄府练气时就不会使用。
太麻烦!哪怕这样的爽快可以持续很久,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从岁末城扩散到云岭国,可能还会扩散到周边某个强大的国家!他又不是写小说水章节,老太太裹脚又臭又长的。
关键是安静!他需要安静!女人也喜欢安静!奇石草在成长起来之前应该也需要?
这也是女人想要和他私奔的原因!
何至于?
漫天神佛,妖魔鬼怪都不能让他私奔的……在他娄老爷面前,就应该掉过来!
微笑着,从路边卤食摊切了一大块卤肉,“记花坊账上!”
牛嫂很能干,就是做饭有点素,对他这样的大手大脚很不满意,常有微辞,从她叮叮当当的锅铲撞击声中就能听出她的想法!
所以,还得去一趟湖里拿些黄白之物,但愿湖不会太深,他现在的情况还做不到太多超出凡人理解的事。
……日子,就这么在快乐中过去,花坊现在多了个老爷,一个一张嘴就顶其他所有人的老爷,在虎妞嘴里前世肥猪投胎的老爷;仍然是那么的不着调,正事不干,逑忙不帮,除了在花圃中看看花草,就是出门去瞎转悠,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转什么?
凡娘子依然在等待,她发现自己就是个操心等待的命!这冤家掉下来时她就在等待大祸临头,结果没等来;两人成了亲后,她又开始等意料中的报复,结果等了数日还是没等来!
她不相信那些大人物会忘了她給他们的侮辱,越是不来,就越是意味着疾风暴雨。
这一日,老爷夫人正在花圃中赏花,嗯,准确的说是赏草;新晋老爷对这些花花草草的所知不多,一看就是外地人,张嘴闭嘴就是那些不着边际的仙花神草,就是个神经病!
偏偏夫人就喜欢这样的神经病,真正让人无语!
“娘子,你说这破草如果从石头缝里移植到土里,它还能活么?”
凡娘子柔声道:“对大部分植物来说,当然是可以的,因为它们大都扎在石头缝里,而不是真正扎在石头里!石头缝里也有土,就是对恶劣环境的利用,而不是本性如此。
但是,我观这棵兰草好像又有不同,当初头一次发现时妞妞就差一点拽断它,所以隐约能看到里面的情景;这些络-露的根须,留在外面石缝土里的反倒是自然枯萎,只剩深扎其中的提供养份,就很蹊跷!
相公你不懂种植,像这种事是不能急的,总要等它再茁壮些,咱们在尝试看看能不能剪栽到土里?
如果不能,那这棵兰草就太神奇了,究竟是什么力量能让根须钻进石头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