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愛下-第1202章 越演越烈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韩文到的公告,就是针对维族姑娘和牧雅研究院的意思,这已经很清楚了。
陈牧没什么好说的,也不会给回应。
韩文到的这个做法充满了炒作的意味,看样子是巴不得维族姑娘或者牧雅研究院发声和他吵一架,闹得人尽皆知才好。
这样一来,他的沙子黏合剂会变得更有名,知道的人也会更多,等于平白获得了一个宣传的机会。
陈牧既然已经把事情交给了公关公司,自然就不会自己赤膊上阵。
这么又过了几天,韩文到那边大概是看见陈牧这边没反应,没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顿时又更进一步,继续撩拨起来。
网上出现了一大拨人,对“打压”韩文到的专家和学者肆意叫骂起来,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冲着维族姑娘来的。
“什么院士,我看公家养士多年,都养了些废物出来。”
“功成名就了,躺在功劳簿上销售者名誉和财富,哪管别人死活,一看到有威胁到他们地位和位置的人,当然要打压啊。”
“任何阻碍科学技术和社会发展的人,都应该把他们扫到垃圾堆里去!”
“支持韩博士,像他这种十年如一日身处基层埋头苦干的人,才是我们科研人员应有的样子……”
一时之间,各种“打倒”之类的声音甚嚣尘上,有越演越烈的态势。
陈牧看到这种情况,真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网上什么人都有,是条狗都能装大尾巴狼,明明自己初中没毕业,却偏偏装得好像比人家博士后的学历都高、懂得都多,说起专业问题一套一套的,键盘无敌。
陈牧担心维族姑娘看到这些,会影响心情,所以特地跑到实验室和自家婆娘沟通了一番,提前打打预防针,免得后院失火。
可是维族姑娘一脸讶异的看着他:“原来你还在网上看这些啊?我都不看的,这些东西没什么价值,我们夏国科学院每年评选院士,又不以这些作为评判标准。”
陈牧闻言怔了一怔,倒是没想到自家婆娘这么豁达,果然不愧是从小就心胸宽阔之人。
他想了想,试探着问:“之前给药厂代言那回,你不是老在微博上刷评论吗?还时不时回复的,怎么这一次一点都不看了?”
维族姑娘流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那一次人人都在夸我啊,我当然得看了,不然怎么知道别人是怎么夸我的?”
“这一次呢?”
“你傻啊,这一次这些人都是喷子,在我的微博下面乱喷,我去看这些,不是自己找难受吗?当然不看啊。”
一妃驚天:皇上本妃不好惹 雲上舞
“……”
面对这么有道理的话儿,陈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觉得自己还真是浅薄了,怪不得自家婆娘的文化程度比自己高呢,就高在这里了。
维族姑娘一边拿起她的实验容器瓶摇晃,一边又说:“你不用担心我的,我的微博有人管着,每天会定时删评,我才不会去看那些东西影响心情呢。”
微微一顿,她接着说:“还有,有些东西属于真理越辩越明的,我们是搞科研的,不是搞炒作的,有价值的东西就是有价值,没有的就是没有,不是说想炒作起来就能炒作起来的,你且放心看着吧,一切总有拨开云雾的时候。”
这话儿就说得很有水平了,逼格满满。
陈牧看着自家婆娘,真不敢相信这样的话儿居然是她这个平时不着调的人说出来的,看来以后孩子还真得多念点书,学历高点还是有好处的。
他本来是想来安慰维族姑娘的,没想到从维族姑娘的实验室走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居然反过来被安慰到了,连带之前稍有点郁闷的心情一下子都好转了。
虽说他对这件事情很淡然,可无端端被韩文到弄这么一下子,还是有被恶心到的,可是经过维族姑娘的“开解”,他倒是真的淡然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回到办公室,陈牧想了想,决定也从此不再关注这件事情了,随便它以后发展到什么程度。
这么过了半个月——
李少爷突然给陈牧打电话,一来就问:“网上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
陈牧讶异:“什么事情?”
李少爷说:“你不知道呀?”
轻笑一下后,才又说:“网上一堆人,开始喊着闹着要抵制你们牧雅林业了,还说要地址我们的牧城药业的药。”
陈牧怔了一怔,一边打开电脑上网查看,一边问:“什么情况?”
“也没什么,不就是黑阿娜尔嘛,现在网上的声音越闹越大了。”
李少爷倒是淡定的很,说道:“我们药厂这边倒是没什么事儿,就我们这些药,需要的人还是要用的,我只是担心你们家的事情……现在网上开始人肉你们家这几口子了,有了点说你重婚之类的声音出来,所以我打电话来问问。”
陈牧和维族姑娘、女医生的事情,基本上和他熟悉的人都知道的,他也没想藏着掖着。
他们都是男未婚、女未嫁,自愿生活在一起,也并没有构成什么犯罪事实,并不影响别人,所以他很有点“光明正大”的意思。
可是这事儿他不怕人知道,可却并不代表他愿意让别人拿出来炒啊,宣扬得人尽皆知。
一听李少爷的话儿,他心里顿时有一股子邪火冒了起来,真的生气了。
很快到网上看了几眼,搜索几个关键词,还真有人在上蹿下跳,折腾着宣扬这件事情。
这算是陈牧的逆鳞,他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电话里,李少爷还在说:“你的想想办法看怎么把这事儿压下去,这事儿对你们一家子可能没什么影响,可传出去,不管是对阿娜尔的父母,还是对曦文的父母,都是有影响的。嗯,尤其曦文父母,他们和阿娜尔那边不一样,维族人对你们这事儿的接受度还是高一点的,曦文父母要是老被人拿这事儿指指点点,估计可受不了。”
絲路滄海
陈牧听着李少爷的话儿,虽然没有吭声,可真的听进去了。
说实在,韩文到的所谓抹黑,对他们牧雅这边还真是伤害有限的很。
他们的树苗现在在市场上就是硬通货,各大林场、农民、牧民根本离不开,这些人也不会关注网上的这些鬼事儿,所以销量根本不受影响。
药厂这边也一样,该怎么卖还怎么卖,影响程度很低。
唯独现在闹到“重婚”这事儿上,倒是对他产生了影响。
李少爷继续说:“反正不管怎么样,你想想办法,如果不行,我们家马昱说了,她也能帮你把这事儿平了,只要你开口就行。”
陈牧想了想,马昱所谓平事儿,就是找她爸帮忙,这未免有点动静太大。
所以,他说道:“不用,你可马昱说一声,谢谢她了,这事儿我自己能解决。”
又聊了几句,两人挂断电话。
陈牧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很认真的想了想后,眼神变得越来越冰冷起来,终于拿起电话,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