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起點-番外第33章 滿載而歸熱推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甘宁五月份启航,仅仅到七月初,就航行到了周瑜去年已经充分探索过的北海道最北端、千叶群岛的南半部,也就是到择捉岛、得抚岛这两个火山岛海域。
时间还非常充分,甘宁就决定在得抚岛再往北的方向上,至少多航行一个半月。
尤其是这时候还是夏末秋初,他带来的军舰鸟等热带寻岛鸟类,现在还处于可用状态,
不像周瑜去年来的时候,因为是寒冬腊月,鸟都不肯远飞找岛、在温暖条件下生长的鸟类、严寒下水土不服。
有了军舰鸟找岛的加持,甘宁轻松发现得抚岛以北,沿着此前岛链的延伸方向,明显还有后续岛链,他也就心神大定,全军无所畏惧地往看似无尽之海的北方航去。
七月初九,甘宁虽然错过了得抚岛以北三四个并不严格在岛链延长线上的很小的岛,那些岛普遍也就十几平方公里面积。
但是甘宁却成功发现了得抚岛最北端更西北方、大约两百三四十里外的“新知岛”。
这个岛也有三多百平方公里面积,虽然跟得抚岛、择捉岛相比,只有后者的两三成,但也算是千叶群岛中的第七大岛了,也是目前汉军海军发现的第四个大岛。
而且因为也是一个有活火山的岛,虽然目前没有喷射火山烟云,但火山锥很高,也有三四百丈,老远就可以看见。
发现了一个周瑜去年没发现的更北方新岛后,甘宁士气大振。从新知岛的最北端往回走,距离北海道最东北端已经有一千三百里里,但距离东北方后世属于毛子的堪察加半岛尖端,却只有一千一百里。
所以汉人抵达勘察加乃至阿留申群岛的路程,算是正式走了过半,接近三分之二了。
高歌猛进的甘宁继续使用军舰鸟和岛云观察术,这些实战航海经验也越用越纯熟,七月中旬,甘宁连续发现了三五个千叶群岛里的小岛,全部记在海图上,还反复勘测核对。
七月下旬,终于抵达了千叶群岛最北端也是最后一个有活火山的大岛涅莫古丹岛。
七月二十八日,这是一个被后世史书铭记的日子,甘宁自以为他又在东北方向看到的新的岛屿,继续振奋精神远航,但是走着走着,连续三天航行出去四百多里,却没有看到这个新“岛屿”的尽头。
大骇之下,甘宁心中也升起一股新的期待:莫非这地方不是岛屿,而是大陆的一部分?!
事实上他还真猜对了,因为他已经抵达了堪察加半岛。
因为已经是贴着陆地航行,而且连中秋都没到,不用担心天冷之前无法回到南方(西伯利亚的夏天还是很热的,可以到三十度,只是秋天会很快变冷),
所以甘宁坚持高歌猛进,向士兵们表示继续迅猛北进半个月、如果到了中秋之日还没发现这个岛屿的尽头,那就返航,判定这地方确实是大陆而不是岛。
水兵们也都接受了这个命令,觉得可以执行,没有风险,最后在半个月之内又沿着半岛西岸航行了足足两千里!
这个长度,几乎已经跟之前从北海道到勘察加南端的全程距离差不多了,居然还是没发现勘察加半岛的尽头,
反而是发现了距离勘察加沿海大约三百里外的阿留申群岛最西端的两个岛,面积都是近千平方公里左右。
再往东的话,甘宁其实就可以发现后世阿留申群岛属于米国阿拉斯加的那部分了。
但因为阿留申群岛的毛子部分和属于米国的阿图岛之间,有长达近七百里的无岛区。这个地方超出了直接使用军舰鸟和波利尼西亚人岛云观岛术的极限观测距离,
而且时间已经过了中秋,天气正在极速变得严寒。如今甘宁所处的位置,可是比去年周瑜到过的最北端,又远了三千多里、往北就有两千里。
要是放在中原,南北差距两千里,基本上相当于幽州和扬州的纬度差了,秋冬季的气候当然又要寒冷很多。
周瑜腊月初才出现水手冻伤冻死、甘宁所处的位置,估计农历十月份就能冻伤冻死人。
谨慎考虑之下,甘宁也言而有信,决定来日方长,只是探索了堪察加半岛东岸南部大约三分之二的海岸线(他自己不知道走了三分之二,因为没到尽头),外加阿留申群岛后世属于毛子的那两个岛,标注好位置,就返航了。
当然,他手头有周瑜去年给的海图,所以他知道北海道东北端有千叶群岛、而西北端延长线上还有生长巨菜的库页岛,甘宁也不希望浪费时间,所以返航的时候没有选择直航北海道。
而是在八月下旬。回航到勘察加半岛南部最尖端后,就直接往西航行,用纬度航行法,固定南北坐标,整整半个多月,稍稍逆风的环境下,他居然航行一千五百里,还真就抵达了库页岛东岸。
他从纬度海图上确认了一下,发现自己的位置,至少比周瑜去年发现的库页岛南端,要偏北整整一千里!
也就是说,要么这是大陆的一部分,要么就是这个大岛南北向长度超过了一千里!
震惊之余,甘宁想到周瑜去年在这儿找到了巨菜,而且这儿的纬度毕竟没有最初抵达的勘察加那么北,那么冷,周瑜去年在库页岛南端熬到腊月中,他应该也能熬到十月份。
甘宁就做了个大胆的决定,绕库页岛一周,寻找真相。
从九月中旬,一直到十月底,整整一个半月,甘宁往北八百里,东西向航行三四百里、又往南这番近两千里,总里程三千二百里,才算把库页岛绕了四分之三圈,回到了海图上周瑜去年抵达的库页岛南端。
甘宁一边尽量详细绘图,把库页岛西岸的海岸线,以及大陆的鞑靼海峡沿岸,都大致画了出来,他舰队里携带的勘测员和绘图员也都是诸葛亮亲自培训的,非常敬业,业务水平也靠谱。
总算是成为了汉人历史上第一个测绘了库页岛全岛环绕海岸和鞑靼海峡两岸的探险队。
过程中,甘宁当然也需要三四次补给物资,杀掠流鬼国野人获取食物,包括蔬菜和鲜肉,也尽量多搜刮了了一批巨菜回去,因为时间充分,有备而来,搜刮的种类和种子数量规模,还远超周瑜去年的收获。
十一月开始,甘宁也进入了从北海道重新返航之路,不过他为了获取更多功绩,不想走周瑜走过的老路,所以选择了走曰本海靠大陆沿岸一侧,
第一次把外兴安岭沿岸和朝鲜半岛北部东岸的地图都测绘了一下,最后是从朝鲜半岛沿岸抵达釜山县、再安全渡海,正月时进入濑户内海。
反正不管走哪条,其实路程差不算太多,至少在甘宁心目中,一开始觉得不差太多。
后来实际航行,发现朝鲜半岛东岸那个拐角节点海湾、要深入绕进去不少,那也是事到临头才知道的,水兵们想反悔也已经来不及,到都到了。
不过因为这一绕,甘宁也发现了两个至少地形上看起来可以挡风的海湾,似乎将来有发展成港口的潜力,至于具体航道水文条件,他这次没空细细勘测,所以只是在海图上标注了一下。
而这两个绕朝鲜半岛海湾发现的锚地,便是后世的海参崴,以及朝鲜朝向曰本海的元山港海湾。
甘宁算是为朝鲜和东北在朝向曰本海方向上,各发现了一个新的备选港口,也算是一件功德。
……
甘宁回到大坂县后,李素照例接见和嘉奖了他,也充分听取了甘宁的汇报。
除了地理发现,甘宁带回来的信息里,还有几条比较关键的情报:第一,库页岛应该是目前发现的领土中,最北端的、有成规模农业的地方了,
勘察加半岛的南部尖端,也有一些流鬼人会稍微种点蔬菜,但是不会种植粮食类的谷物,所以当地人的饮食结构,只有海鲜、野兽肉类和蔬菜,没有米面粮食。
相比之下,库页岛上的流鬼人,是有粮食的,大约是一种黑色的麦子,生长期也比较短,产量也比中原的米麦低很多,但好处是可以在极寒的环境下过冬、秋天种来年初夏收割。
甘宁不仅提供了这条情报,还带回了很多黑麦样品或者说种子。
黑麦这种作物,原产地跟普通的大麦小麦一样,都是中东两河流域,算是原始麦的一个分叉亚种。因为其耐寒,在分化出来后,迅速从中东往北方西伯利亚原始人中蔓延,东边一直蔓延到勘察加、库页岛,西边蔓延到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
在后世的华夏,比较靠北的新江内陆地区,因为环境跟中东波斯高原相近,所以是国内最大的黑麦种植区,
但汉朝的时候,汉人显然没重视过这种西域也比较低产的作物,也没想到刻意去引进产量比普通大麦小麦更差得多的黑麦,属于灯下黑了。
新人看守與監獄裏的大姐大
甘宁这次对黑麦的探索,不算是真正意义上“汉人第一次发现黑麦”,但却确实是“汉人第一次意识到黑麦是一种可以在极寒环境生长的谷物”。
这个性状的发现和引进,意味着以后赵云开发东北会得到更多优势,在不是大江大河边、缺乏现代灌溉就种不了水稻的地方,好歹可以种一下黑麦。
黑麦也不用施肥浇水,劳动强度很低,靠雪水雨水自然灌溉就够了,东北黑土地的有机养分也天然足够。特别适合地广人稀、地不值钱而人力值钱的环境。
哪怕一亩地(标准亩,不是汉亩,汉亩要乘0.3)的黑麦只能收获两石的粮食,大约两三百汉斤。但只要东北平原肥沃空地足够多,一个人只管翻耕和播种,不用浇水施肥,粗放种几百亩都没问题,依然可以养活很多人口。
另外,除了上述这些甘宁发现有农业生产的地区以外,其他地方,包括千叶群岛全部岛屿、阿留申群岛最西边的两个岛,都是火山岛为主,
岛上有一定的树木,但不多,千叶群岛树多,阿留申几乎没大树,只有灌木和苔原,都是被寒潮大风给吹的,大树都灭绝了。
这些岛屿连蔬菜都没人种,倒是有渔猎民族的野人居住,但完全靠肉食和鱼生活,没素吃就吃苔藓地衣(目的是补充维生素,但甘宁并不知道其中科学原理,这只是野人数千年来总结的生存本能经验)
这就意味着,以后要继续远航,从这些地方获取补给,就补给不到新鲜蔬菜和粮食了,只能补到肉和淡水。
……
“兴霸这次的探索做得非常好啊!虽然是公瑾先帮你总结了季风经验,但收获比公瑾去年还多些,发现‘黑麦’更是大功一件。将来还要再接再厉。明年孤回中原面君时,会将兴霸的全部功劳一并汇总,表你为右将军,额外加封食邑。”
李素听完汇报后,直接给甘宁表态了巨额的赏赐,甘宁内心也是激动不已。
抽卡停不下来 遗失的石板
之前因为对扶桑和三韩的作战,军事立功不多,他和太史慈都止步于四征将军。
现在,他终于可以比太史慈多立一个地理发现的功劳,还发现了新的中原原本没有引进的粮食作物!
哪怕不够高产,甚至产量很低,但至少适应了一些中原汉人原本没法开发的北方寒冷耕地!也算是补足了汉人农耕的一个短板。
这个功劳,说是有“神农”一成的功绩,也不过分了吧?升到右将军,可喜可贺。
在刘备的朝廷中,一直是沿用了大汉的旧制的,前后左右将军,还是地位高于四征四镇的,仅次于大骠车卫。
到了右将军,他就比太史慈和高顺都高出一级了!也比四镇的徐晃等人高两轮位次。
只有周泰,因为当初跟着诸葛亮运气好,赶上了最后堵截曹操、拿下了曹操的人头的好处,也算是前后左右将军。
如今甘宁和周泰之上,就只有张飞赵云马超那些人了。他们等于是除了原本历史上的五虎将以外,武将中地位最高的了(比黄忠还高,这一世的黄忠来晚了)
“末将谢丞相提拔!丞相秉公用人!诸将莫有不服!”大喜之下,甘宁当然是给李素连行大礼。
……
当身在越山县的周瑜、得知甘宁的受赏经过时,时间已经是209年的正月过半了,上元节都已过完。
周瑜听说甘宁能在李素回中原后、不出意外就升为右将军,也是立功迫切之心爆棚。
毕竟他觉得甘宁虽然莽,发现得更多、远航也更坚决,但一开始的季风规律和探险航行办法,是他总结出来的。
当然,他也谈不上嫉妒,毕竟他是降将,地位比甘宁低得多,即使现在立功了,只是从乱七八糟头衔的杂号将军,变成最低级的四X将军,跟甘宁没有竞争关系。
周瑜只是觉得,丞相承诺过他,208年好好种田、跟甘宁分工明确。
208到209年冬天的这个农闲季节,他也一直在琢磨这个事儿,总算把越山县位于后世新泻一带的码头、简易修船厂、城邑、伐木场,都用奴隶徭役造好了。
为了赶工,死了几千人的扶桑奴隶,还有上万的虾夷野人,周瑜也顾不得了,直接在一个新的沼泽平原开荒、海边造城邑港口,本来就非常艰难。原始的居住环境下,早期奴隶高死亡率很正常,反正只要最苦最危险的活儿别让汉人干就行,李素也不会计较。
大神主系統
周瑜的目的很明确:他知道,甘宁已经一年航行八个月了,比他再前一年长了一倍的时间。在堆时间上,周瑜不可能有更多挖潜。
所以他要发现更远的地理红利,只有三个努力方向:第一,沿岸地形都探索出来了,到时候可以直接选择不要贴岸航行,而是走直线,少拐弯,可以提速大约一两成。
其次,就是等更轻快的船只被造出来,但这事儿不是一朝一夕的,要把这几年的海船应用经验好好总结、改良测试,然后再去会稽郡的句章造船厂造,扶桑这边的船厂只能修,肯定没有这个工业实力。这个因素不属于周瑜自己可控的。
而最后一个思路,就是建立更靠北的突前跳板基地。这些地方不一定要有大量大汉治下百姓居住,只是简单有些港口设施。足量的坚固小木屋和过冬木柴、食物储备,便于船队不用回大阪湾过冬,来年自然能更快地投入远航,少走回头路。
一言以蔽之,就是把前进基地往前推。
周瑜如今被分配到了曰本海一侧负责地方建设和治理,他要超过甘宁的探索,只能指望在最靠北的新泻平原越山县作为出发基地,四月份就从这儿开始北上远航,多节约一千多里的往返里程,也就能同样时间多走出六百里。
以后说不定还能在虾夷岛南部的避风港也建立一个没有常住人口的过冬避风基地、储备点粮食,那样就又可以多省一千里地。
奔着这样的考虑,被封侯拜将所刺激的周瑜,疯狂开拓越山县周边的基础设施,也开始探索越山县外海的岛屿,也就是佐渡岛,想看看有没有可用的海湾港口、可用的补给物资产地。
还真别说,运气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得知了周瑜自发实施了这一计划后,李素也终于能不用被人怀疑先知先觉、直接顺水推舟下令、让周瑜正式好好开拓佐渡岛。
209年春耕结束后,在这年的夏季农闲时节,周瑜的下属第一次在佐渡岛上的小河河床中,发现了沙金。
这一探索结果,直接就让周瑜震惊了。消息传回大坂,已经准备回中原复命的李素,也是振奋不已,心中总算一块石头落了地。
这两年多在扶桑,虽然没有别的大成果,也暂时还没发现石见银山,却发现了可以移种两三年才退化的巨菜、发现了可以耐寒在东北非水田地区种植的黑麦,还有少量的佐渡黄金样品。
开拓扶桑的计划,总算可以堂堂正正得到陛下和朝廷的认可。
这两年多,没白来。
作为丞相,李素的代天巡狩不得不结束了,剩下的体力活,就交给诸葛亮和甘宁周瑜吧,徐徐图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