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劍仙在此 起點-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突變讀書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我是特法局第三行动队队长卓碧娥。”
一名柳眉细长,面如白玉的女子,出示了自己的令牌,道:“李少非,跟我们走吧。”
林北辰大脑立刻飞快运转了起来。
老孙头挂了。
孙浩说是自己打死的。
对方以这个理由来拘自己,是真是假?
今日他出手虽然狠,但却没有下死手,没有故意留下暗伤,而老孙头看起来也没有高血压心脏病脑梗之类的病,不应该突然死了。
所以……
这个理由是假的。
那这些人,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来捉拿。
莫非是在诳自己?
难道我真的暴露了。
林北辰眼中凶芒闪烁,正想着要不要直接暴起杀人夺路……可这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帝星合法身份,岂不是要崩了。
略作犹豫,林北辰道:“我要见花舞剑大人。”
卓碧娥淡淡地道:“你会见到的。”
说着,对身边的孙浩示意。
二交戦~飛龍のラブラブ大試練~
一副特制的星镣,铐在了林北辰的双手。
闹婚之宠妻如命 小说
“嘿嘿,没想到吧。”
孙浩很得意,甚至还想借此机会报复林北辰,看被林北辰眼神警告之后,这货有点怂,便放弃了,不过口中依旧嘲讽道:“你昨天不是很威风吗?嘿嘿,今天有你受的。”
星镣可以封禁真气,麻痹肉身。
但琳北辰的肉身之力,并不是表面上的小小星王,而是早就超越帝境,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你们这些人,留在弄剑居,不得离开。”
卓碧娥扫了一眼薛凝儿等人,道:“不用紧张,等到事情弄清楚,核验身份之后,便可自由。”
说完,带着林北辰离去。
薛凝儿面色数变,心中不由得叫苦。
自从遇到这个叫做李少非的年轻人,遭遇之奇,简直是她生平之罪,也不知道这一次,这个多才多精的家伙,能不能转危为安。
一时之间,小中介的心里,忍不住为林北辰担心,反而忘记了自己处境同样也堪忧。
……
……
飞车快速地行使在街道上。
两边的景象飞逝而过。
“等等,这不是去特法局的路。”
林北辰看着窗外,忍不住皱眉。
“特法局的驻地,又不是只有一处。”
卓碧娥眯着眼睛,淡淡地道:“不是想要见花舞剑大人吗?放心,很快就可以见到了。”
孙浩等几名甲士,各自都武器在手,虎视眈眈地盯着林北辰,一旦他有挣扎或者逃跑的迹象,刀剑弓弩都会瞬间落在他的身上。
一盏茶时间之后。
军长先婚后爱 如果这样
飞车在一处森严的院落外停下。
门口无人。
卓碧娥下车之后,快步来到门口,轻轻敲门,又对着门内之人出示了令牌之后,大门洞开。
孙浩几人押着林北辰,跟在卓碧娥的身后,进入了院落之内。
这庄园守备外松内紧。
至少有三十多名星君级的特法局精锐强者,守备在四处,如同布置下了天罗地网一般,就算是一只鸟也飞不出去。
走过前院,来到中院大厅。
只见厅内设置的如同古装剧里面的县衙公堂。
左右两侧各自站着十名身穿纯黑色特制炼金高级甲胄的武道强者,散发出的气息赫然是星君级巅峰水准,肃穆垂手而立。
大厅深处,一张赤红色宽案之后,坐着一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黑发紫眉,鹰钩鼻,身穿白甲,给人一种阴鸷狠辣的感觉。
宽案之前,地上跪着一个人。
此人被剥去了外甲外袍,身穿白色内衬衣物,沾染斑驳血迹,手腕、脚腕、腰椎部位都钉着黑色的长钉,血水滴答滴答地汇在地面形成了血洼,封住了一身的修为,头发乱糟糟垂下去,看不清楚面容,但显然是遭受了不少的折磨。
“局座,人犯带到。”
卓碧娥上去行礼,大声地汇报。
“哈哈,好,卓队长做的好,本局不会亏待你的。”鹰钩鼻白甲年轻人微笑。
“多谢局座。”
卓碧娥行礼,转身看着林北辰,戏谑地道:“你不是要见花舞剑吗?他就在这里,还不快过来与他团聚?”
林北辰闻言一惊。
他带着星镣走过去,仔细一看,顿时忍不住说了一句操。
原来这个跪在地上遭受了酷刑的家伙,竟然就是特法局局长花舞剑。
局长,你肿么了局长?
怎么昨天还是高高在上的活阎王,今天就变成了凄凄惨惨的阶下囚了?
花舞剑扭头看了一眼林北辰。
“倒是连累你了。”
他一只眼睛被摘掉,鼻子被削,脸上刻着字,可谓凄惨无比,但说话时语气却显得很平静,道:“对不住了,只能怪你运气不好。”
林北辰此时脑袋里疯狂闪烁着一个个的问号。
我这是被卷入了特法局内部的权力斗争?
踏马的这什么世道啊。
“哈哈哈,花舞剑,这家伙是你最后的心腹了吧,别不承认,你做事从来沉稳,却将这个见了一面的家伙,直接提拔为特别行动员,必定与他关系匪浅,可惜了,做朋友这么多年,你是了解我的,我做事,没有绝对把握不出手,可一旦出手了,就绝对不会给敌人留下任何的侥幸……现在,我劝你把局长印信交出来,少受一点苦,否则的话,特法局的手段你自己也知道,你撑不住的。”
宽案之后的鹰钩鼻白甲年轻人大笑着道。
花舞剑呸了一声,恨恨地道:“燕狂客,你受了我花家多少恩惠,没有我这么多年帮你,你岂有今日?忘恩负义之辈,必不得好死。”
鹰钩鼻白甲年轻人笑了起来:“要不是你花家得势,我岂会去攀附你?可如今不一样了,你家老祖花雨镜战死在了庚金神朝,失去了新祖坐镇,大势已去,我当然要另立门户了,哈哈,要怪,就怪那炼金十世和林皇后,杀了你家老祖,哈哈哈。”
林北辰一听。
咦?
这怎么还有我的戏份?
原来那个死在老王手中的撒银色毒光的家伙,竟然是花舞剑家的老祖。
这特么的可真有缘分。
他咳嗽了一声,笑着解释道:“咳咳,这位燕大人,你误会了,我与花舞剑素不相识……昨天甚至还调戏过他的儿媳,我其实不是什么好人。”
“小角色,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鹰钩鼻白甲年轻人淡淡地笑了笑,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林北辰的蔑视,就如看着一只笼中土狗般。
最後生還者2設定集
脚步声传来。
身形魁梧的申远,手中提着两颗人头走来。
“大人,按照您的吩咐,该拷问的都拷问出来了,人也已经杀了。”
他是花舞剑的心腹侍卫长,如今显然是改弦更张,转而效忠鹰钩鼻白甲年轻人了,手里提着的两颗人头,一男一女,男的林北辰不认识,女的面貌却是很熟悉。
正是昨日那个被林北辰看了手相的信息阅览室女管理员。
花舞剑的儿媳。
——
今天要开会呀,所以早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