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我有一柄打野刀 ptt-第1955章 值回票價分享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有一柄打野刀
秘境深处某个角落。
一男一女两个修士快步穿行在荒漠碎石之中。
良久,身材娇小的女子恨恨道:“宇文,我必杀此獠于剑下。”
宇文默默注视着视线尽头的黑暗,温柔道:“棠儿你放心,我已经记住了那个人,他不过是重剑门的一位大剑师,将来我们一定将其万剑穿心,碎尸万段。”
但随后他却又换了凝重的表情说道:“不过不是现在,这里只有你我知晓那个秘密,而我们想要拿到那件极有可能存在的大机缘,万万不可节外生枝。”
棠儿叹道:“与我们一起进入的修士中光是神法境界之上就有至少四到五人,更何况后面还有星雨阁的人还横插一杠,我如何不知此行的风险,只是那人实在太过可恶,若是被我再次遇到,非将他一剑两断不可。”
听到棠儿依然不依不饶,宇文面色微微一沉,再开口时已经不复之前的温和,而是带着不容置疑的冷意:“在里面不能随意出手,若是与那宝物失之交臂,你就是将那大剑师斩成万断又有何用,虽然我们还有杀招隐藏,你就那么肯定别人一上来就将自己所有筹码摆在桌面上了不成?除非是那人自己主动挑衅,你我不要理会他,等我们目的达成之后,有的是机会报仇。”
棠儿抱住宇文的臂膀,撒娇道:“你又训斥我。”
宇文脸上泛起一丝笑意,后又隐去,依然用冰冷的口气说道:“你还年轻,还停留在快意恩仇的想法上,不明白冤家宜解不宜结,到手的利益才是一切的道理,我虽然明白,但是却有些晚。”
“好啦,不要板着脸,我知道了。”
宇文在棠儿不停的摇晃下终于无奈卸下伪装,重新露出笑容,随后他仔细辨认一下方向后,带着棠儿朝正前方御剑飞去。
另一个方向,珞羽在和幽泉分开后,独自一人向前似缓实疾而行。
时间一点点过去,她忽然间停下脚步,左手陇于袖中,右手向下按住了刀柄,整个人仿佛和周边环境融为一体,一呼一吸间几不可闻。
片刻后,珞羽身侧百丈外凝结出朵朵晶莹的冰花。
冰花旋转飞舞,凝聚成为人形,化作一袭白衣的美貌少女。
她慢慢朝着珞羽走来,面纱下的唇角上挑,微笑道:“我在此等候妹妹多时了,妹妹好俊的相貌。”
妹妹?好奇怪的称呼。
珞羽啼笑皆非,淡淡开口道:“看你所施展的冰之术法,应该是广寒宫的弟子,吾不过是个独自修行的散修,叫声妹妹倒是有些抬高我的身份了,却不知道友专程等我又是为何原因?”
白衣女子对于珞羽的淡漠疏离并不在意,停顿片刻后便接着笑道:“叫道友听着有些别扭,太不亲热了,我姓月,名神夜……算是,算是广寒宫月神岛的修士,妹妹叫我神夜即可,恩,妹妹又该如何称呼?”
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古怪,虽然咬文嚼字极准,但总给人一种非人的感觉。
珞羽心中动念,惜墨如金,只答了两个字:“珞羽。”
皇 全
月神夜点点头,仍然以那种古怪的音调赞叹道:“妹妹的名字真好听,想想就有一股淡淡的清澈味道。”
“倒是没有道友的名字好,既动听又与自身道法相契合,不错。”
月神夜散去周身飞舞的冰晶,跨过百丈距离来到珞羽近前,“珞羽妹妹或许不知此地的危险,不若和我们一起行动,放心,我对你没什么恶意的。”
珞羽松开按着刀柄的手,同样周身上下没有一点防备,听了月神夜的疑问,只是缓缓摇了摇头道:“我观神夜道友应该不是碰巧来到这里,然后又恰好与我道左相逢……”
说完后目视月神夜,明显是等她开口了。
月神夜道:“早知道瞒不过你,我确实不是碰巧来此,不过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珞羽凝视着透出荒凉阴暗基调的一方天地,露出些许笑容缓缓说道:“上下颠倒、天地倒悬,吾并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只是觉得很是有趣,值得去寻幽探秘一番。”
“原来如此,看来珞羽道友并不知晓在此方秘境之中,真正的机缘到底是什么。”
月神夜微笑道:“那便是九品冰莲……来自于上古先TS神掌控大道凝聚之宝,你我若联手,除冰莲之外其余所有事物都可以归你,这是合则两利之事,珞羽道友想必不会拒绝吧。”
“为什么会是我,我身为一个外人,你难道就不怕我的目标也是冰莲吗?”
珞羽对此不置可否,反而反问一句。
月神夜听完,笑的极为开心,“因为吾认为你要九品冰莲无用,就算你拿到了,肯定也会出手,到时候估计也没有比我出价更高的修士,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我不太喜欢与那些个男人合作,你修为不低,又身为女子,我们还没有任何冲突,当然会找上你了。”
“听上去倒是有些意思……”
珞羽道,“左右吾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倒是可以和你一起去寻找九品冰莲,至于找到之后怎么分配的问题,我们到时候还可以再商量不是?”
………………………………………………
秘境深处,重剑门七名披甲剑士在首领大剑师的带领下沉默地一步步向着密地中心迈进。
七人在进入密地后并没有遇上太大的危险,但他们丝毫不敢大意,自落地后便自发布成七星剑阵,在领头大剑师的带领下并没有御剑飞行,而是完全靠脚力一步步向着密地深处赶去。
除去前方领路的首领大剑师之外,剩下的六人都已经保持不住一直绷紧的高度戒备状态,不由自主变得有些懈怠。
只是在队伍正中,一名身披重甲的男子将双手缩入衣袖之中,每过一会儿便隐蔽地指掐法决,隐藏在厚重头盔下的面容上不时透露出丝丝的疑惑的表情,而这一切连同领头首领在内的所有人都恍若未觉。
随着距离密地深处的群山越来越近,年轻男子掐动法决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其面上的疑惑表情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变得更加重了些,只是从他微微挑起的嘴角来看,除去疑惑外,更多的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片刻后,他抬起头来,凝视着已然清晰可见的群山,以及山中那片古老苍凉的建筑群落,面上露出些许莫名的笑容。
“这里似乎和太阴月神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却又诡异地让人嗅闻到了和荒兽坟墓相近的气息,倒是让人回忆起曾经经历过的许多事情,也不枉我花费时间跑这一趟,如果真能遇到一头从混沌之海存活至今的荒兽,那就完全值回了票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