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視死如歸魏君子-第42章 不過是黃粱一夢閲讀


視死如歸魏君子
小說推薦視死如歸魏君子视死如归魏君子
第42章不过是黄粱一梦【为“梦幻0绝恋”的打赏加更42/120】
陈长生意料之中的死亡。
一切都在原盟主的掌控之中。
对此原盟主十分满意。
不过尘珈尽管也松了一口气,但是并没有放松下来,而是很紧张的道:“义父,尽管宗主死了,可是您的危险并没有完全解除,不能就此放松警惕。”
“不错。”
原盟主两手把尘珈扶了起来,大笑道:“吾儿快快请起。”
尘珈顺着原盟主的话站起了身子,主动关心道:“义父,接下来您有什么打算?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做的?您尽管吩咐。。”
他已经把全部的赌注都压在了原盟主身上。
所以他当然要确保原盟主成为这一次修真者联盟内战的最终胜利者。
原盟主也没有客气,直接对尘珈道:“奉先,你在长生宗内威望如何?”
尘珈迅速考虑了一下,然后一五一十的禀报道:“在长老层面,我没有什么支持者。但是年轻一代当中,我已经是最有威望的那一个了,他们基本都已经被我打服了。”
没有打服的,也已经彻底去见了国师。
此刻应该在地下和国师一起痛斥尘珈这个叛徒。
原盟主满意的点头:“不错,既然如此,我需要你去收编长生宗年轻一代的弟子。”
“这个没有问题,不过义父,我不太懂。长生宗真正的中坚力量是那些长老,即便我把年轻一代的弟子全部收编,其实也没有什么用,掌控不了长生宗的。”
醫女當家:帶着萌娃去種田
尘珈有一说一,没有添油加醋。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贪功,导致原盟主的算计最后功亏一篑。
不过事实证明,姜的还是老的辣。
尘珈能考虑到的事情,原盟主都已经考虑到了。
他自信的一笑:“长生宗的长老那边,交给为父就行了,我自有办法让他们认清现实。陈长生一死,长生宗其实就已经不足为虑。真正要忧心的,是那些被陈长生打动的大修行者。”
“不错,义父,一定要小心他们,他们完全有可能被周芬芳打动。”尘珈担心道:“之前宗主把他们召集起来开会,我不知道会议的结果,但是他们应该谈的不错。我观察过会议结束之后那些大修行者的表情,他们的脸上没有愤怒,不像是吵过架的样子。”
“这个很正常,周芬芳能够把他们的伤势治好,代价则是要我一个人的命,那他们选择把我卖了,再正常不过了。”
原盟主洒然一笑,丝毫不以为意。
“换成是我,也会这样做的。”
尘珈大汗。
你还真是实在。
不过……
尘珈恨声道:“周芬芳果然狠毒,竟然用如此毒辣的计谋。”
如果杀一个人,能够救其他所有人,你杀不杀?
这是很典型的电车难题。
一般来说,这都是反派给主角开出的问题。
而现在,这个问题是周芬芳提出来的。
需要面对这个问题的是修真者联盟的一众修行者。
周芬芳扮演了那个反派的角色。
众所周知,尘珈深恨周芬芳,他的反应合情合理。
原盟主倒是很平静,甚至还有心情劝说尘珈:“奉先,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可以仇恨你的敌人,但是你不能贬低你的敌人,否则你就会失去判断力。周芬芳能这样做,是因为她有这样做的资格。虽然与其为敌,但她能够把我们的伤势治好,如此天纵之才,我原某人依旧佩服她。尘珈,你也应该佩服她,这与你想杀掉她并不矛盾。”
尘珈沉默片刻后,拱手道:“孩儿受教。”
原盟主这是真把他当自己的义子了,所以才对他如此推心置腹,尽心教导。
如果是换成旁人,原盟主绝对不会废话这么多。
“义父,对于这些大修行者,您到底是怎么想的?”尘珈关心道:“总不能把他们全都杀掉。”
原盟主哑然失笑:“当然不能,我既没有那个心思,也没有那个实力。”
“可是您不想杀他们,他们却想杀您。即便宗主已经死了,他们的伤势还在,他们和周芬芳就还有合作的基础。除非义父您也能够治好他们的伤,否则周芬芳的毒计早晚还是要成功的。”
“为父知道,不过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未必就只有一种。车到山前必有路,为父心里有数,你不必为我担心,去做我交代你的事情就好了。”
原盟主选择了卖关子。
那尘珈当然也不能强求要求原盟主说出自己的全部谋划。
他真要是那么做了,行迹就太可疑了。
尘珈只能遗憾的选择告退。
“义父,那我先回长生宗。宗主已经死了,长生宗内有宗主的命牌,此刻长生宗内肯定已经得到了消息,怕是已经乱做了一团,我不能离开太久。”
“嗯,奉先,记住,不用着急。你本来就在长生宗下一代宗主的继承人序列当中,而且排名非常靠前。像长生宗这种一品宗门,选取新宗主不会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还有充足的时间。即便是你这一次没有当上宗主也没有关系,只要为父在一天,长生宗早晚是你的。”
“孩儿明白。”
尘珈确实明白。
只要原盟主能够成功的挺过这一关,那他一句话,就能把尘珈长生宗宗主的位置定下来。
尘珈也是长生宗的弟子,还在继承人序列当中排名靠前。选他做下一任宗主,其实长生宗内部的阻力是不大的。
即便长生宗的人怀疑他和原盟主有关系,但是也无所谓。
只要原盟主能够在修真者联盟站稳脚跟,那长生宗的新任宗主和修真者联盟的盟主走的近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长生宗还巴不得这样呢。
所以尘珈这个长生宗宗主的位置,从某种程度上其实完全取决于原盟主能不能成功的渡过这一劫。
只要他能成功渡过,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义父,你千万要保重。若事不可为,保命为上。”尘珈认真提醒道。
原盟主再次笑着拍了拍尘珈的肩膀。
“去吧,现在你还不能离开长生宗。不过为父向你保证,长生宗宗主绝对不是你的极限。”
“多谢义父,其实我现在没有想那么远,义父能够平安度过这一关才是最重要的。”
“会的,相信为父。”
原盟主表现的很有自信。
尘珈便放心的离去。
长生宗此时的确已经乱做一团,这些宗门传承的修行者,都有自己的命牌在祖师祠堂供奉。
一旦他们身死,命牌也会立刻碎裂,宗门立刻就知道他们出现了意外。
所以在生死这件问题上,是根本瞒不过各大宗门的。
当长生宗的人发现陈长生死亡之后,立刻就乱作一团。
作为修真者联盟的创始宗门,长生宗在修行界一直都是第一梯队的势力。
而长生宗的宗主竟然死的如此悄无声息。
这不得不让很多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长生宗从上到下,都彻底乱了。
消息传出去之后,整个修真者联盟的人,也开始人人自危。
尤其是那些之前被陈长生邀请过的人。
他们猜到了真相。
“是原盟主吧?”
“动作太快了。”
“老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原盟主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看来原盟主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下面我们要如何做?”
……
很多人在私下密会,震惊于陈长生之死,也担心自己的未来。
而真正的幕后凶手尘珈,在确保没有人发现陈长生是死于他之手后,也彻底松了一口气。
长生宗现在上下还在震惊当中,尽管有人喊着要捉拿凶手,查清真相,但是这注定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的问题。
长生宗的当务之急,是要先选出下一任的宗主。
而长生宗内部,知道陈长生想要对原盟主动手的人也不是没有。
当他们透露出这个消息后,长生宗的高层更乱了。
他们甚至对于宗主之死要不要继续查下去,都有些不确定。
毕竟,被“刀神”污染,体内产生了红毛不祥的是陈长生,长生宗的其他人是没有事情的。
所以他们和原盟主在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利益关系。
很自然的,他们也没有必要和原盟主为敌。
不过陈长生担任长生宗宗主的时间很长,自然也不可能毫无亲信。
这些亲信坚持查清真相,严惩凶手。而另外一部分人则主张浑水摸鱼,先选出下一任的宗主。
高层因此吵作一团。
尘珈乐得轻松。
找了一个机会,尘珈私下主动拜会了一个陈长生生前的亲信,表态自己会一直暗中调查宗主之死。
尘珈说的情真意切:
“长老,自从我师父死后,在宗门内部就是宗主为我师父遮风挡雨。现在宗主也死了,还是被奸人所害,尘珈绝不会袖手旁观。
“我向您保证,无论是谁杀了宗主,我都会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一定为宗主报仇。
“无论对方是谁。
“我发誓。”
尘珈说到最后,眼眶都红了。
长老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疾风知劲草,患难见真情。尘珈,真没想到,在宗主死后,你竟然是唯一一个愿意表态为宗主报仇的年轻弟子。
“就连宗主的那些亲传弟子,当得知凶手有可能是原盟主后,一个个都保持了沉默。
“尘珈,你真的很难得。”
尘珈正色道:“即便是原盟主,也不能肆意杀害我们长生宗的宗主。长生宗有长生宗的尊严,我们不是任原盟主拿捏的懦夫。”
“说的好,若长生宗内部人人都像你这般,长生宗何愁不兴?”
长老看着义愤填膺的尘珈,越看就越是喜欢。
不过他也知道轻重,认真提醒道:“尘珈,这些事情你和我说说即可,在外人面前千万不要乱说,不然很容易给你带来生命危险。”
“尘珈明白,只是我不甘心。我们长生宗是修真者联盟的创始宗门,何曾被人如此欺负过?”
尘珈握紧了双拳,像极了一个长生宗的死忠弟子。
长老拍了拍尘珈的肩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不过暂时的低头只是隐忍,杀死我们宗主的凶手,我们早晚都会要让对方付出血的代价。”
“我相信,长老,我也一定会向着这个方向努力的。”
“好孩子,这些天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弟子告退。”
尘珈辞别了长老,长出了一口气。
很好,刷了一波好感度,暂时也还没有人怀疑他。
计划一切顺利。
尘珈只希望原盟主那边也能够和自己这边一样一切顺利。
不过他还真有些担心原盟主。
毕竟原盟主要面对的情况,比他要艰难的多。
尘珈感觉自己要尽力给原盟主一些场外支援。
想到这里,尘珈启动了一页书,联系上了魏君,把事情的经过和魏君说了一遍。
网游之最强传说 八二年自来水
魏君再次把周芬芳叫上,一起为尘珈出谋划策。
听完尘珈说完前因后果,周芬芳直接一拍魏君的大腿,激动道:“痛快,陈长生那家伙总算是死了。卫国战争的时候,老娘就看他不顺眼。”
对于周芬芳的话,魏君没有奇怪。
卫国战争期间,长生宗和大乾军队尤其是杨大帅多有摩擦。
陈长生之子就是在杨大帅麾下死的。
对于这件事情,外界有很多种传言,但是魏君亲自调查过,其实原因很简单:
就是陈长生之子不听杨大帅的号令,消极怠工,又私自行动,导致他进入了西大陆军队的包围圈。
然后就被对方果断给弄死了。
连个求饶的机会都没给他。
在这件事情上,杨大帅根本没有特意针对对方。
但是在很多人眼中,尤其是在修真者联盟的修行者眼中,杨大帅对于陈长生之子发号施令,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他们一直认为修行者高人一等。
那长生宗宗主的儿子死了,这锅自然就要杨大帅来背。
卫国战争期间,大乾和修真者联盟在名义上还是通力合作的,但是杨大帅甚至一度遭到过长生宗的刺杀。
只是为了大局,杨大帅最终选择了隐忍。
这些事情之前一直被压制,直到魏君调查过后,才公开了这些资料。
像周芬芳这种火爆脾气,当然很难对长生宗和陈长生产生好感。
陈长生死了,周芬芳感觉很解气,魏君也很理解。
魏君不理解的是:
“老师,你表示激动拍大腿没问题,你拍我的大腿做什么?”
疼啊。
周芬芳手劲真大。
周芬芳轻咳了一声,直接转移了话题:“小珈子,你刚才说原盟主这次为了伏杀陈长生,从幻月手中借来了太虚幻境?”
“对,我第一次就直接中招了。”
提起那时,尘珈还有些心有余悸。
幸亏那次他没有暴露更多的秘密,否则他现在就很难站在魏君和周芬芳面前了,尽管此时只是一页书的虚拟空间。
深海主宰
周芬芳来了兴趣,主动问道:“太虚幻境是什么样的?都说太虚幻境神奇异常,堪比书山,不知道有没有言过其实?”
书山也有幻境考验。
魏君中了状元之后,第一次震惊四座,就是在书山的考验当中,连破二十一道幻境,登顶了书山榜,缔造了新的登书山纪录。
而他当时破掉的纪录,正是周芬芳的。
不过虽然看似魏君只比周芬芳多走了一道的幻境,但魏君之所以只破了二十一道幻境,是因为当时大乾拿出的资源只够支持魏君破掉第二十一道幻境,随后就支撑不住了。
而周芬芳在第二十一道幻境中闯关失败,是因为她的能力只到了那里。
对于书山第二十一道幻境的考验内容,周芬芳记忆犹新。
“当时书山的第二十一道幻境,是让我以为自己已经闯关成功了。以至于我完全沉浸在幻境当中,一直闯关、修炼、成圣,直到书山关闭,我才清醒过来。”
周芬芳话音落下,魏君忽然心头一跳,直接开启了天眼看向了尘珈。
尘珈的反应比魏君慢了一秒。
不过也只有一秒。
随后,尘珈的脸色就变的无比苍白,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
“该死!”
冷汗瞬间侵袭了尘珈的全身。
此时周芬芳也终于反应了过来。
“不会吧?”
魏君天目如电,看穿了一切,幽幽一叹:“哪有什么斗帝萧炎?只不过是一个小县城里落魄家族废材少爷被退婚后的幻想罢了。
“哪有什么圣体叶凡?只不过是一个青年泰山地震临死前的大梦一场罢了。
“哪有什么独断万骨的荒天帝?只不过一个被挖至尊骨的少年死前的黄粱一梦罢了。
“太虚幻境图,原盟主,假作真时真亦假。
“不愧是修真者联盟第一人,好手段,好手段!”
魏君拍了拍手。
下一刻。
幻境破碎。
尘珈再次清醒过来。
他没有在一页书中。
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 小说
他依旧在那个山洞。
而原盟主拿着太虚幻境,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向尘珈。
“孤臣孽子,铁血救国——尘珈,了不起,你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惊喜。”
原盟主沉声道。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但现实就是现实。
他很震惊。
但他接受现实。
尘珈也接受现实。
他从震惊到绝望,最后又转为释然,脸上甚至出现了纯真的笑容。
那种纯真,让原盟主看到,都有些心头悸动。
尘珈主动拱手道:“多谢盟主。”
“你谢我?我把你拆穿了,你还要谢我?”
“不错,我要谢盟主。我一直想要行走在阳光下,我一直想向世人光明正大的宣布——我尘珈不是刽子手,我是铁血救国会的成员,我是一个爱国者。哪怕是死,只要堂堂正正,大丈夫又有何可惧?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
尘珈大笑出声:“身处黑暗,仰望光明,这其间的滋味,如同身处无间地狱,永劫沉沦,生不如死。多谢盟主,让我从此解脱。
“太虚幻境,黄粱一梦。盟主,了不起。我瞒过了修真者联盟的所有人,甚至瞒过了大乾所有人,却输在了盟主手上,我心服口服!”
尘珈闭上了眼睛,但始终面带微笑。
为国尽忠何惧死,一腔热血撒黄泉。
太子,我没有辜负对你的承诺,我尽力了。
现在,铁血救国会——尘珈,要来见你们了。
这些年,我真的,真的很想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