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寒門崛起 朱郎才盡-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外來戶鑒賞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桃花集镇是一个小镇,甚至还不如应天的一个坊大,合镇上下不过两千多户人家,镇子上有什么大一点的事,不用多长时间,全镇就全都知道了。
若是有大的热闹可看,那更是全镇人的狂欢。
比如今天上午日上三竿的时候,有一家外地来的大户人家搬来了桃花集镇,没多久就全镇都知道了。
其实,有外地人搬来桃花集镇并不是什么大事,桃花集镇的外来人口也不算少,毕竟桃花集镇距离应天陪都不远,经济发展的也还算可以。
基本上,每年都有些外来户搬来定居。不过,也就是左邻右舍新奇一些,出了胡同就没什么浪花了。
而今天这个外来户搬来桃花集镇,之所以易出现就引得全镇皆知,是因为这个外来户非比寻常。
桃花集镇茶馆,人们还没有从刚才围观外来户搬家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啧啧啧,我说这个外来户非同寻常,一看就是那种钟鸣鼎食的顶级贵族。”
一个茶客放下手里的茶杯,禁不住感慨的说道。
“对对对,老黎说的对,肯定是钟鸣鼎食之家的顶级贵族,外来户那阵势真是把我看呆了,怎么说我姐夫也是咱们桃花集镇首富赵员外家的门子,我跟着姐夫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可是今天我发现我就是一个坐井观天的蠢蛤蟆!人家光搬家的马车,一辆接一辆,排的都有一里多地。”
立刻有一个茶客跟着附和道。
“钟鸣鼎食?呵呵,为什么不能是暴发户呢?”有茶客提出了不同意见。
“还暴发户,你懂个屁啊。你没看人家的老妈子和丫鬟吗,随便一个丫鬟拎出来,那通身的气质和贵气,要是不说她是丫鬟,还以为是赵员外他家大小姐呢。”
第一个开口的茶客,立刻反驳道。
鳥籠
“嗯,不错,这外来户肯定是名门望族大人物,那丫鬟穿的都是狐狸皮,一举一动都优雅、端庄、有礼,便是大家闺秀也不过如此了吧。”
“这外来户不知是名门望族,还是从京城来的名门望族,有几个丫头老妈子顺路采买东西,我听到她们的口音了,带着京城那边的强调。”
“外来户落脚在镇南那个三进大宅子里了,上个月我还在疑惑呢,这个宅子不是刘员外新起的宅子吗,怎么突然转手了,可惜刘员外一家搬去应天了,没人给我解惑。今天,我才明白了,原来是转给新来的大人物了。”
茶客们热火朝天的围绕新搬来的外来户聊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热闹的不行。
在茶客们热火朝天讨论的时候,画儿正在院子里专心的为一件锦袍刺绣。
看锦袍的款式大小,毫无疑问是朱平安的。
妖女若男在一旁百无聊赖的提着石子,一个个小石子被她精准的踢到了数米远的一个耗子洞里,弹无虚发,精准的耗子洞里的老鼠瑟瑟发抖。
妖女若男将脚边的几个石子如数踢入耗子洞后,终是忍不住的走向画儿,看到画儿还在认真的一针一线的为锦袍刺绣蝠文图案,这都刺绣了一个来时辰了,终是忍不住爆发了。
“画儿你能不能有点骨气,那人去义乌游山玩水都不带我们,你还在这给他做衣服。凭什么啊,他哪一点值得你这样为他好了,我们女人的脸都快被你给丢尽了。”
妖女若男将画儿手里的针线抢了过来,咬牙说道,恨其不争、怒气不幸。
若非看画儿已经为这件破衣服废了半个月功夫了,她都想要把这件衣服剪碎了。
“若男,你快把针给我,我再勾两圈,姑爷的衣服就做好了。”画儿生气的冲妖女若男伸出了手。
“还勾呢,人家都不稀罕,你上赶着要跟着去服侍人家,人家都不稀罕带你……”
妖女若男始终对朱平安不肯定带她和画儿一块去义乌募兵而耿耿于怀。
“你掏心掏肺的对他好,又是做饭,又是做衣服,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可是他呢,他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他就是现代的陈世美……”
“我还从没见过像他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凭什么啊,我告诉你画儿,不要被他所谓的才华所蒙骗,这些读书人,尤其是当官的,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睁开你的眼睛,他不值得你这么掏心掏肺的对他好……”
妖女若男喋喋不休的对画儿说教了起来,那架势恨不得掀开画儿的天灵盖,将她的这些说教一个字也不落的全都灌输到画儿的脑子里,让她清醒。
画儿静静的看着她,鼓着嘴巴气呼呼道:“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把针给我好吗,我不喜欢听你说姑爷的坏话。”
妖女若男闻言,不由得一手拍了下额头,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画儿,你是被他下了迷魂药了吗,你头昏了吧,你分不清好赖人吗?我都是为你好啊。”
“姑爷是好人,你说姑爷坏话,抢我的针,抢我的衣服,你是坏人……”画儿鼓着嘴巴道。
晕!
妖女若男禁不住又拍了一下额头,“你指定是被他灌了迷魂药了!”
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 小说
“才没有,不许说姑爷坏话。我虽然笨,但是我分得清好赖人。”画儿气鼓鼓道。
“你这么掏心掏肺对他,他凭什么啊……”妖女若男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他是姑爷啊。”画儿理所当然的回答,眼睛里的光比太阳光都耀眼。
妖女若男一时间差点被画儿眼里的光给闪到。
继而,画儿又接着说道,“因为小姐啊,小姐让我好好照顾姑爷的。”
“还有若男,你别说姑爷坏话了,姑爷是天底下第一好人。姑爷做了多少好事了,都数不清了,姑爷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坏事呢,一件也没有。”
画儿强调道。
“他怎么没做过,他,他……”妖女若男说了一半又咬唇咽回去了,赌气道,“算了,你这个笨妞是无药可救了,怕是天底下再也找不到比你对他更好的女人了。”
“怎么找不到,小姐对姑爷就比我对姑爷还要好一百倍一万倍呢。”
画儿一本正经的纠正道。
“怎么会,天底下没有比你更傻的女人了。”妖女若男毫不犹豫的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