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輪迴樂園 txt-第三十二章:陷阱展示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高空的风声在耳旁呼啸而过,随着风暴焰龙降低飞行高度,到了云层之下后,下方的湿地环境映入眼帘,各类从未见过的动物栖息于此,植物在泥水中生长的格外繁茂。
向远处看,定居在半山腰平坦处的圣蛇部落映入眼帘,部落后方的山体上是大片蛇鳞雕刻,和预想中的原始帐篷不同,部落内多为岩石建筑,中心区域是一个巨大的篝火堆,看模样是处于半熄状态。
随着风暴焰龙的接近,圣蛇部落的建筑间传来族人此起彼伏的猎吼声,有些更是跃上石屋顶,仰头看着上空飞来的风暴龙,显然,巫毒术士·巴泽提前交代过,否则的话,此时肯定是大片战矛飞向高空。
异兽·厄巴被抛在山脚下,这巨大异兽刚落地,已经有不少圣蛇部落的族人奔行而来,有些兴高采烈的顺着蛇鳞向上攀。
呼的一声,风暴焰龙在低空掠过,所过之处的树冠被劲风压低,当滑翔到半山腰的平坦处,也就是巨型篝火前,风暴焰龙落下,早已在此等待的巫毒术士·巴泽面带笑容的迎上前来,毕竟苏晓这次是带着礼品来。
“白夜,你这就客套了。”
巫毒术士·巴泽虽口头这样说,但那老脸笑的,犹如一朵盛开的老菊|花,万米级异兽的血肉可是好东西,虽说圣蛇部落有资格去狩猎,但付出的代价太大。
在巫毒术士·巴泽的引路下,苏晓走进象征大祭司的树屋,这树屋是以一棵参天巨树为基础所造,大概有十几平米,里面的墙壁上满是货架,上面摆着各类千奇百怪的东西,树屋中心是张地桌,坐在地上的兽皮后,对面的巫毒术士·巴泽给苏晓倒上一杯饮品。
杯中的饮品黏密而又香醇,应该是炒制某种果核,之后磨碎冲泡而成,喝起来有点糊香味,还有点果酒香气,总的来讲还算不错。
“白夜,最近我们部落来了个可疑的家伙,还说和你相识,我看他像是牧魂部落的细作,就把他关进地牢,你认识此人?”
听闻此言,正享用饮品的苏晓动作一顿,沉思两秒后,说道:“不认识。”
“我是说嘛,你怎么可能和那种神棍合作。”
巫毒术士·巴泽笑的格外自然,听闻神棍二字,苏晓似乎‘才想到’什么,问道:“难不成,那是名神父。”
“嘶~……好像是。”
巫毒术士·巴泽‘大惊失色’,一副‘不会绑了自己人吧’的模样。
“那的确是我们的合作者,你把他关进地牢了?”
“是我的失察,你看这事搞的,我立即就让人把他放出来。”
“无妨,先关着吧。”
听闻苏晓此言,对面巫毒术士·巴泽老脸上的笑容仿佛更快活几分。
“地牢里又湿又潮,我这把老骨头,还是别在那久居了。”
神父推门走进树屋内,礼貌的带上门后,在地桌旁席地而坐。
见地牢没关住神父,还被对方如此坦荡的走进祭司屋,巫毒术士·巴泽并没感到意外,这可是灭法者·库库林·白夜选的合作者,怎么可能没手段,他之前关押对方,主要是感觉此人危险,外加以关押对方为由头,让对方镇压部落地牢底那恶兽。
“这误会闹的,早知道你是自己人,我怎么可能把你和那恶兽关一起,作为补偿,我由衷向你表达歉意。”
巫毒术士·巴泽的态度特别诚恳,至于物质上的赔偿,想都别想。
“小事而已,再说,那恶兽的味道还不错。”
听到这话,巫毒术士·巴泽心中暗惊,他的确没想到,神父把那恶兽给吞噬掉了。
其实不只是巫毒术士·巴泽忌惮神父,神父也同样忌惮他,神父刚来的第一天,就被巴泽给毒躺,以神父的能力特性,能把他毒躺的人,其手段可想而知。
苏晓的个人能力,神父与巫毒术士·巴泽都见识过,自然认可他合作者的身份,眼下巫毒术士·巴泽与神父两人也见识了彼此的能耐,三人的合作基本敲定,这就是恶阵营的合作方式,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个人能力。
“所以说,这灵魂死神的踪迹没人知晓?”
神父放下残旧的羊皮纸,上面是关于灵魂死神的情报记录。
巫毒术士·巴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补充道:“据我所知,这灵魂系神灵,不仅是牧魂部落所信仰的神灵,还是黑暗神教的三位无上神祗之一,他极少亲自出面,哪怕是围杀灵魂系强者,掠取对方的灵魂源质,也都是让麾下的信徒们去做。”
说完这些,巫毒术士·巴泽拿起桌上的点心放到口中,慢慢品嚼,这是种用嫩叶包卷的食物,里面是种烤制的虫卵,属于圣蛇部落的美食之一。
“也就是说,找到灵魂死神的难度,远比格杀他更难?”
神父说话间,向苏晓看来,意思是,苏晓有无办法找到灵魂死神的踪迹。
“那边派了名主教来接触我,但我估计,那只是让黑暗神教成员设了埋伏,灵魂死神不准备亲自动手。”
听到这话,巫毒术士·巴泽愁眉不展,神父则依旧慈眉善目,从这可以看出,巫毒术士·巴泽更想除掉灵魂死神,这么多年来,牧魂部落始终与圣蛇部落敌对,那边有这胆子,主要原因还是有灵魂死神,在幕后给那边撑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黑暗神教的死神、欲神、蛇神,似乎都在同一个神域内,同时对付黑暗神教的三位无上神祗,还是很棘手的,更别说,黑暗神教还有很多疯狂的信徒。”
听到巫毒术士·巴泽这话,苏晓眼中浮现莫名的神采,他问道:“你确定死神、欲神、蛇神都在同一个神域?或者说,你确定灵魂死神在某个神域?”
“确定。”
“这么说,牧魂部落偶尔会祭献给这位神灵一些祭品?”
“不是偶尔,是经常,双方的关系,更像是收了好处后,所给予的庇护。”
巫毒术士·巴泽的语气笃定,显然是以前专门调查过此事。
身处神域,经常接到祭献,这两种因素相加,苏晓忽然想到,为何要去寻找灵魂死神的踪迹呢?将其钓出来,岂不是更好?到时还可以布设陷阱,从而降低斩杀灵魂死神的难度,不,干脆就三个打灵魂死神一个。
“白夜你的意思是,用祭献把灵魂死神引出来?这……不太可行,那神灵对这方面很警惕,以前有过一个部落,想以整个部落之力弑杀他,结果祭献仪式根本引不来那死神。”
听到这话,一旁的巴哈笑容逐渐无良,道:“祭司你放心,这方面,我们是专业的。”
“这计划真的可行?”
“……”
苏晓没说话,在他看来,这计划最多有六成成功率,祭献仪式他会布设,在有【黑暗蠕动(深渊·仪式物)】的加成下,仪式会格外有诱惑力,问题是,这还不够稳。
倘若苏晓的仪式手法+黑暗蠕动+地精跳的组合,那可就稳了,想到这点,苏晓取出一枚灵魂钱币,作势要弹飞出,但考虑到距离问题,一枚的力度很可能不够,他索性取出一袋灵魂钱币,将其抛在桌上。
“我亲爱的朋友,乱扔东西可不是好习惯。”
毫无征兆就现身的凯撒,让巫毒术士·巴泽与神父都暗生警惕,在了解眼下的情况后,凯撒目露贼光,地精跳他擅长啊,之前还实践过。
四人商议后,感觉仪式布设+黑暗蠕动+地精跳这组合,还不够稳,最好能搞出种灵魂死神难以抗拒的祭品。
最终决定,四人各出一种珍贵材料,然后由苏晓调配,对这提议,苏晓自然是接受的,他取出一瓶【堕落之血】,见此,斜对面的神父拿出一个封瓶,打开后,里面盛满纯净神血,这些神血纯净到匪夷所思,至于由来,不用想也知道。
巫毒术士·巴泽犹豫了下,在后面拿过一个陶罐,在里面掏出一根半透明的触须,从波动判断,应该是某种非常强大的深渊滋生物的一部分。
最后只剩凯撒,收东西他擅长,但往外拿,这让凯撒难受到抓耳挠腮,最后他取出一小罐高纯度深渊能量。
苏晓看着面前的这四份材料,一时间无从下手,这些材料混合在一起调配,所调配之物怎么感觉都与正收益无关,但凯撒拍胸脯保证,只要调配出的东西品阶够高,那就可以。
这就是凯撒能力的最核心特性,凯撒无法将一块石头,伪装成一块黄金,这是改变了价值,而非特性,但凯撒能把一杯起源级的剧毒,伪装成一杯起源级的琼浆玉液,这是品阶不变,但所展现出的特性变了。
就比如现在,只要苏晓调配出的东西品级够高,那在祭献仪式开始后,凯撒就能将其伪装成质量高到惊人的液态「灵魂源质」。
苏晓取出各类器具,开始调配,几小时后,他看着调配容器内翻腾的暗红色液体,他估摸着,要是吸收了这玩意,不死也没半条命,不过这东西不是用来吸收的,只是用来进行伪装。
苏晓拿起一小罐高纯度深渊能量,这是最后的一步,以此极端增益出更高品质的调配物,将深渊能量倒入其中后,容器内的液体很快变成纯黑色。
待其冷却后,凯撒上前检查,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附近有废墟或者古遗迹一类的地方吗?”
凯撒揣好密封瓶,听他这么问,巫毒术士·巴泽思索几秒,想到一处适合的地方。
两小时后,一片废墟内,此地杂乱分布着一座座半塌的石屋,看起来像是某个部落没落后,所遗留的居住地,位于最里侧,是一座高耸的岩石神殿。
布布汪跑进露天的神殿,环顾一番后,开始布置此地,也就一小时左右,这里变的全封闭,地上满是诡异的阵图,仪式阵图周边摆满蜡烛。
各类大大小小的邪异物品,被摆放在仪式阵图周边,当一切都准备就绪,目睹这一切的仙露露看愣了,她的想法是,这是搞了多少次,才这么熟练啊。
【黑暗蠕动(深渊·仪式物)】激活,转瞬间,仪式阵图周边变的一片漆黑,只能看到若隐若现的烛光,苏晓、布布汪、巴哈、仙露露、巫毒术士·巴泽、神父都隐于周边的黑暗中,只剩仪式阵图上的凯撒,成为全场的焦点。
凯撒取出深渊之罐,往头上一罩,这把巫毒术士·巴泽看的老脸一阵抽搐,原本苏晓突然找来凯撒,这老祭司心中是略感不满的,毕竟他不知道凯撒是何人,也不知道凯撒的能耐,可眼下这一幕映入眼帘后,巫毒术士·巴泽对凯撒入伙毫无意见了。
他活了两百多年,虽亲眼见过原罪物,但真的没见过,有人把原罪物往头上套,此行为,超出了这位九阶顶尖梯队强者的认知。
周边一片黑暗,唯有仪式阵图上还有些微光,人罐合一后,凯撒又取出【欺诈者头裹】,将其套在深渊之罐上。
只见凯撒开始手舞足蹈的进行未知仪式,大概几分钟后,他的模样逐渐改变,变成身披黑袍的虔诚信徒,他双手捧着仪式器皿,器皿内盛满液体「灵魂源质」。
空气中飘荡着诡异又神秘的呓语声,在此等氛围下,一道空间漩涡陡然出现,随后,说着神灵语的声音传来。
网游之最强传说 八二年自来水
“我虔诚的追随者,我回应你的召唤而来。”
一条条惨白又干枯的手臂,从几米高的空间漩涡内探出,其中几只手向盛满「灵魂源质」的仪式器皿捧去,虽极力压制,但那几只手,也因激动而轻微颤抖。
黑暗中,苏晓的眉头皱起,他感觉被引来的神灵气息不对,没太强的灵魂波动。
当那椭圆形的巨大脑袋从空间漩涡内探出时,苏晓确定,这根本不是灵魂死神,而是不知道哪来的半神。
凯撒也发现这点,差点把他鼻子气歪,他折腾这么半天,累了一裤裆汗,结果引来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弱渣半神。
巴哈从黑暗中探出些身形,气沉丹田后,中气十足的低吼道:“衮!!”
听到这中气十足的喊声,半神愣了下,转而目露凶光,可下一秒,巴哈后方的黑暗退去一些,苏晓、神父、巴泽的身影半隐半现,一双透出红芒的眼睛,以及一双幽绿的眸子,都在盯着阵图中心的半神,更可怕的是,那黑暗中仿佛有一只吞吃过不知多少神灵的无形巨口,正逐渐展露尖牙。
看到这一幕后,半神眼中的凶光转瞬消失,它的目光变得格外清澈,并慢慢退后到空间漩涡,可下一瞬,黑暗中袭出的无形巨口,把它给咬住,并就像从枯树桩里抽出树虫般,把它从空间漩涡内抽出来,沿途留下一串黏液。
一阵急促的咀嚼声,以及惨叫声后,黑暗中沉寂下来,阵图中心处的凯撒擦了把脑门的热汗,继续准备地精跳。
怎奈,在凯撒忙碌了十几分钟后,又召来一只与神灵生物半融合的异兽,这次神父直接出手。
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出现,先是半神,之后半兽神,紧接着是混种神灵生物,最后是吞噬过神血的异生物,一个接一个被引来,灵魂死神没引来,神父的无形巨口却吞了个半饱。
累到一脑门汗的凯撒坐在阵图上,并非祭献的勾引方向不准确,而是风海大陆这超脱·原生世界内的牛鬼蛇神太多。
就在凯撒准备最后再引一次,要是再引不来,他就休息一会时,一道足有十几米高的空间漩涡出现在前方。
灰白的寒雾从里面蔓延出,一只只骨手从空间漩涡周边探出,犹如铆锁般,扣在空间漩涡边缘,让整个空间漩涡,看起来像是一道死亡之门般,尤其是顶部的一排骷髅头,让人感觉,这仿佛是通往幽冥的通道。
一道足有十几米高,身披黑色大袍的身影,立在空间漩涡内,他身上的黑色大袍边缘处勾勒着金线,一看就不是凡物,而在那松垮垮的兜帽下,是浓郁的黑暗,以及五只透出灵魂蓝白色的眼睛,灵魂死神来了。
空间漩涡内,灵魂死神探出一条似是只剩骨骼,其实表面包裹魂性皮肉的手,用那巨大的手,单手托起仪式容器,以灵魂之语说道:“你很虔诚。”
言罢,灵魂死神就要将仪式容器托到空间漩涡内,由此可见灵魂死神的谨慎,全程不出空间漩涡,和那些半神不同,看到有这么多「灵魂源质」,就差忍不住直接扑出来。
就在灵魂死神即将把仪式容器托到空间漩涡时,这容器啪的一声炸了,「灵魂源质」四散开来,几乎同时,空间漩涡在巴哈的干涉下一阵扭曲。
仪式阵图外的黑暗中,苏晓略俯身蓄力,直踹的优势,在此时体现的玲离尽致,根本不会被敌人感觉到,他在酝酿能力,因为没有能量波动。
苏晓右小腿上攀附晶体层,青钢影能量附着到上面,这还不算完,一股古神特性的能量,也同样攀附在上面,这是神父的杀手锏之一,几乎同时,幽绿的巫毒能量,也攀在右小腿的晶体层上。
苏晓以龙影闪能力消失在原地,这一举动,导致【黑暗蠕动(深渊·仪式物)】的伪装无法继续,周边的一切,犹如泡沫般啪的一声破碎,恢复到岩石神殿原本的模样。
但在这同时,苏晓已突袭到灵魂死神前方,一脚直踹。
咔崩!
一层灵魂盾墙应声破碎,苏晓这一脚,不仅包含了他近战宗师Lv.74的所有威能,还有青钢影能力在里面,以及他的各类被动类增益,外加神父的杀手锏,巫毒术士·巴泽的最强巫毒能力。
咚~!!!
挂在苏晓身上的仙露露,耳中嗡的一声,眼前变得白茫茫一片,她不是被攻击到,只是被这一脚直踹所导致的声浪震荡了而已,危险的是,仙露露被震的生命值滑落了一大截。
在挨上这一脚直踹的瞬间,灵魂死神五只眼睛内的瞳孔都有点扭曲,它所在的空间漩涡轰然炸裂,周边的空间犹如玻璃般碎裂,一大口黑色鲜血,从它面甲口部的一个个气孔内喷出。
灵魂死神正面挨了这脚直踹后,它倒飞成一条直线,在它撞破墙壁前,早在那等待的巴哈双翼一展,异空间通道开启。
咔崩!
灵魂死神险些没把异空间通道直接撞碎,巴哈都快用翅膀握拳,能力催动到羽毛都有些立起来后,它才维持异空间通道没破碎,让灵魂死神没入其中,抵达它选好的一片异空间内。
苏晓、神父、巫毒术士·巴泽一同冲入到异空间内,此刻在异空间内,灵魂死神刚站起身,从那踉跄了一下的脚步来看,这一脚直踹挨的不轻,相比这点,从灵魂死神那刚回过神的目光可以看出,地精跳对它的内心冲击有多大,这存在了几千年的神灵,属实是没经历过今天的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