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戰錘巫師笔趣-第861章 挑釁黑皇帝分享


戰錘巫師
小說推薦戰錘巫師战锤巫师
战斗在半个小时后结束。
多拉克人的城寨大门洞开,恭迎雷恩进入。
娶個皇后不爭寵
他信步走在被鲜血染红的地面上,沿路两边跪满了多拉克部族的野蛮人,人群里还有巨魔和半人马,无论男女老少,看着以胜利者姿态入城的雷恩,脸上都布满了惊慌与恐惧。
“为了班尔寇!”
一声怒吼,几个成年野蛮人男女突然暴起,赤手空拳扑向靠近的雷恩,转眼就到了面前。
砰砰砰!
轰鸣的枪声随即响起,几个野蛮人被射成了碎片。
雷恩体外浮现一层无形护盾,将敌人的鲜血弹开,身上一尘不染。天空中,刚射杀了刺客的圣枪骑士调转枪口,朝向此前刺客潜伏的位置,直接清空了这片区域。
还有圣枪骑士从天上掷下了手雷。
爆炸与惨叫声混杂在一起,几秒钟后,近百个野蛮人的尸体横在被摧毁的房屋废墟之中。
多拉克人的城寨依山而建,发生在城门处的刺杀,几乎让整个部族的人都看到了。
一个极限战士高声喊道:“胆敢冒犯执政官,杀无赦!”
这种一人暴露、百人连坐的无情杀戮,即使是勇猛无畏的野蛮人也难以承受,整个部族噤若寒蝉,其他试图刺杀的多拉克人低下头,把自己的想法深深的隐藏起来。
雷恩脸上波澜不惊,刺杀也没有让他的脚步放慢,闲庭信步般沿着山体上行,抵达了多拉克城寨中最大的建筑。
这是一座班尔寇的神庙。
它用切割整齐的岩石筑成,漆黑庄重,高高的神庙尖顶像是一顶王冠,令人心生敬畏。
多拉克人部族信奉班尔寇已有数百年,还诞生过神选者,他们对黑皇帝的崇拜根深蒂固,形成了以“暴政”和“恐惧”为主的制度文化,班尔寇的神庙既是最神圣之地,也是部族的统治中心。
雷恩来到神庙上的空地上。
玛里乌斯团长、葵露和克斯塔金等人都在这里,纷纷向雷恩行礼。
玛里乌斯摘掉了动力装甲的头盔,脸色依旧沉稳,却掩饰不住喜色,报告道:“大人,我们胜利了!”
雷恩微微点头。
多拉克人是塞恩高原南部地区的霸主,但跟极限战团和圣枪骑士团相比,实力差距犹如天壤之别,胜利是理所当然的。
刚才的战斗乏善可陈。
三十个穿着动力装甲的极限战士从天而降,执行斩首战术,一分钟就击败了多拉克部族的族长,顺带消灭他的近身亲卫队。
然后圣枪骑士团利用制空优势,在弓箭和长矛的射程范围之外,从高空射杀敌人。
多拉克人最为倚仗的冷趾灰蜥骑兵,只要敢冒头就被射成筛子,根本组织不起来像样的抵抗。他们奴役的巨魔、食人魔和半人马,眼见敌人如此可怕,第一时间就投降了。
半个小时的战斗,多数时间是在镇压多拉克人的反扑。
如果不是为了留下更多的活口,将来给吉历曼提供信仰之力,二十多万多拉克部族早就被杀光了。
即便如此,这一战的伤亡也超过了两万人,让多拉克部族的人口减少十分之一。
多拉克城寨血流成河,但流血的全部是多拉克人。
赢得战争是最容易的一步。
对于玛里乌斯来说,真正困难的是如何统治多拉克部族,强迫他们改变对班尔寇的信仰。
“把人带上来。”玛里乌斯下令道。
神庙里传出脚步声。
两个穿着动力装甲的极限战士押着一个强壮的野蛮人出来,他是典型的多拉克野蛮人,身高在两米左右,比玛库拉格人矮一个头,但是身材横向发展,体重不比玛库拉格人差多少。
这个野蛮人被剥掉了铠甲,露出染血的身躯。
他的眼角有一些皱纹,是野蛮人非常罕见的老者,但是身躯比年轻人更加强壮,已经被打断了双腿,腹部有一个被爆弹枪轰出来的血窟窿,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脏,却还在不停的挣扎大叫,仿佛对身上的疼痛毫无知觉。
极限战士死死扣住他的双臂和肩膀,押到雷恩的面前,灵魂之眼显示,这个野蛮人是传奇高阶。
“大人,他是多拉克部族的族长卡什克。”
听到玛里乌斯的话,卡什克忽然停止挣扎,死死盯着眼前的雷恩,充血的双眼露出无尽的仇恨,感应到雷恩的圣魂气息,眼底闪过一丝茫然与惊惧,用帝国语沉声问道:“你就是从帝国来的执政官?”
“是我。”雷恩回道。
卡什克愤怒的叫道:“多拉克人从来没有侵犯过帝国,我与执政官阁下也没有仇怨,你为什么要勾结玛库拉格人,攻击我的部族?”
“没有为什么,只是恰好多拉克部族挡在我前进的路上。”雷恩的语气轻描淡写,“不巧的是,你们还是班尔寇的信徒。”
前半句,卡什克听不明白。
但是后半句,让他记起了自己崇拜的神,疯狂叫嚣道:“我是神的高级祭司,神在注视着我们,有胆量你们就杀了我!迟早有一天,吾主将征服全世界,所有人都要臣服在祂的王座之下!”
“我知道。”雷恩点了点头。
卡什克愣了一下,心想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班尔寇正在看着我们,那又如何?”雷恩脸上露出轻蔑之色,“区区邪神而已,在女神的魔法光辉面前只能落荒而逃。”他仰头望向天空,像是对班尔寇说话,挑衅道:“你敢降下圣者化身与我一战吗?”
卡什克被惊呆了。
玛里乌斯和葵露等人也被雷恩吓到了,一个凡人,竟敢对神祗做出这样的挑衅。
众人忐忑不安,生怕下一秒钟班尔寇就降下化身,惩罚这个狂妄自大的凡人,然后等了十几秒钟,天上没有任何反应。
雷恩收回目光,看向卡什克,冷笑道:“你看,班尔寇连我都不能征服,还敢妄谈征服全世界?”
“这不可能!”
卡什克的眼中难以置信,他的信念崩塌了,摇头大叫道:“你在说谎!是的,你一定在说谎,用什么把戏欺骗了神……”
“我不信!”
“吾主必将讨伐帝国,覆灭维婕斯翠的教会,一定会的……”
卡什克的叫声传遍了多拉克部族。
突然,他感应到了一阵骇的魔法波动,源头就是面前的人类,无数雷电元素从四面八面涌来,犹如海浪,形成肉眼可见的闪电风暴,又在瞬息之间凝聚,变成一只拳头大小的光球,轻轻悬浮在对方的手中。
九环法术!
这是九环法术,而且施法速度快到几乎瞬发,这团并不大的能量光球散发出令人恐惧的气息。
他是圣魂巫师!
卡什克的念头还没落下,就见雷恩手掌微动了一下,手上的光球化为一道闪电在眼前消逝。
眼角余光捕捉到了轨迹,法术目标是不远处的神庙。
卡什克刚转头,视野中就爆发无限的光与亮,白光充斥眼睛什么也看不见,耳边仿佛有一道道惊雷乍响,却没有冲击波打在身上。等他恢复视力时,发现自己膜拜了一辈子的班尔寇神庙消失了。
神庙像是被从世界上抹去,连一块碎石都找不到。
地面上有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坑洞,边缘整齐,像是用刀切割出来似的。
卡什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多拉克城寨中,十几万野蛮人、巨魔和半人马,他们全是班尔寇的信徒,看见神庙被彻底摧毁,先是惊得目瞪口呆,然后心中生出无边的愤怒。
当即就有数百个野蛮人暴起,高喊班尔寇的神名,冲向神庙的方向。
迎接他们的是子弹风暴。
卡什克对族人的惨叫声置若罔闻,他全身都在颤抖,“你……你竟敢摧毁神庙,这是对神不可饶恕的亵渎,你死定了……”
雷恩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他仰望天空,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几分钟后,暴动的野蛮人已经被杀得干干净净,又有上千人被射杀,可是班尔寇依然没有回应。
卡什克一直在无能狂怒,随即渐渐麻木,到最后发现班尔寇对渎神之举没有反应,他终于失望了。
多拉克部族所有人也是一片哀嚎。
他们心中的信念就像被摧毁的神庙一样,一起崩塌了。
“班尔寇已经放弃了你们。”雷恩的声音传进十几万多拉克人的耳中,“就像以前放弃别的信徒一样,在祂的眼里,当你们没有用处时就是随手可以扔掉的垃圾。”
许多人眼中冒着怒火,试图反驳,但是面前族人尸体在提醒他们,这就是反抗的下场。
除了零星的几个野蛮人跳出来,然后被射杀以外,再也无人出声。
动摇信仰的种子已经种下了。
雷恩没有再说话,传播吉历曼的教义不是自己的职责,接下来只能让玛里乌斯去做。
但不是今天。
改变信仰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过犹不及,今天到这一步就已经足够了,再进一步就会激起多拉克人最原始的野蛮人血性,与征服者拼死反抗。
雷恩朝玛里乌斯点了点头。
“杀了他。”
玛里乌斯一声令下。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
卡什克意识到了大限将至,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一个极限战士举起电光巨剑斩下他的头颅。
多拉克人看着族长被处决,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有些人脸上露出痛快的表情,甚至十分欣喜。卡什克以恐惧与铁血统治部族上百年,人们对他只有畏惧与仇恨,没有一丝的爱戴与拥护,对他的痛恨比对征服的更甚。
这是班尔寇信徒之间的常态。
事实上,在此前的战斗中,圣枪骑士团中数十个担任队长的雷铸天兵,用灵魂之眼辨认出那些对班尔寇最虔诚的信徒,以及班尔寇的祭司,趁乱把他们都击杀了。
然后再清洗了一轮,优先射杀了信仰坚定的信徒。
多拉克部族剩下的人里面,绝大多数是浅信徒,已经没有几个虔信徒了。
当然,清洗肯定还要进行几轮。
直到多拉克部族开始向吉历曼祈祷,至少表面上自认是吉历曼的信徒,清洗才会停止。
“玛里乌斯,这里交给你了。”雷恩说道。
“请大人放心。”
玛里乌斯知道该怎么做,早在向雷恩提出统一高原之前,他就已经谋划多年,等着今天的到来。
雷恩又望了一眼天空,身影消失不见。
下一秒钟,他回到了金刚堡基地,雷斯林也跟随传送过来,处于隐身状态,两人一起传送到了青潭城的总督府。刚挑衅了班尔寇,虽然肯定祂不敢降下圣者化身,在帝国境内对自己出手,但也不能放松警惕,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要让雷斯林跟在身边。
圣魂巫师加上大法师,两人联手,才能不惧神祗化身。
这也是自己敢挑衅班尔寇的底气。
雷恩心念横扫总督府,莫瑟里奥已经带着军队出发了,天色还早,他们不会这么快回来。
他现身出来,让留守的瑞克禁卫军松了一口气,进入总督府办公室。
打开手机界面。
以往战斗,因为害怕被别人或神祗察觉,所以都不敢吸收敌人的灵魂,但是今天不同,既然都敢跟班尔寇当面为敌,杀戮祂的信徒了,收割灵魂也不用那么忌惮。
分散在战场上的雷铸天兵,把多数被杀死的多拉克人灵魂吸收了。
魂力池中的电量涨了四百多格。
看似不多,其实现在一格电量相当于以前五格,四百多格电量,可以提升好几个要素了。
雷恩浏览自己的要素图标。
门之钥、祈愿术、反魔法力场,这三个最强大的法术都是八环,还有主脑之心也是九级,无论提升哪一个对自己的实力增幅都非常大。此外,雷斯林的门之钥也是八环,需要提升。
他稍微尝试了下,发现八环法术提升到九环,需要的电量比之前暴增了数倍不止。
但也可以理解,九环法术的威能太强了!
九环与九环以下的法术,有着质的差别。
雷铸天兵一直在哥谭城以西三百里,跟天灾军团反复拉锯,还有一批在残阳位面猎样怪物,每天都有一些电量入账,加上今天收割的灵魂,魂力池中有六百多格电量。
然而还是太少了,只够提升一个反魔法力场。
雷恩想了想,早升早享受,马上投入将近五百格电量,推动反魔法力场图标底下的进度条,艰难升到了九环!
隨身 空間
世界树上叶片绽放光芒,要素符文闪烁了许久才重新稳定。
九环反魔法力场!
他感受全新法术的效果,只要撑开,九环以下的法术在范围内全部失效,对九环法术也有削弱作用,施法变得更难,威力变得更小,防御变得更弱,也较为容易打断。
即便是圣魂巫师和大法师,也不可能每个法术都是九环。
九环法术永远是少数。
这意味着,世界上所有的施法者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圣阶以下就是待宰的羔羊;圣阶以上,可选择的法术也会急剧减少,束手束脚,施法能力的整体实力都被削弱。
法师杀手!巫师克星!
施法者的噩梦!
雷恩脑中浮现这几个词,顿时跃跃欲试,很想找一个圣魂巫师或大法师交手,实践一下反魔法力场的威能。
还是算了,留着给以后的敌人一个惊喜。
他在总督府等待了半天,天黑前,青潭城西边的天空出现圣枪骑士的身影,莫瑟里奥带着军团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