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人到中年笔趣-第兩千零三十五章 西瓜哥,挺住!熱推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人到中年
河省那边,依旧在下雨,虽然雨势没有之前那么大了,但是就是没有停下。
整个晚上,新闻基本上都是灾情,而且还有直播。
我和周若云洗过澡,一起坐躺在了床上,对于河省的灾情,可以说是牵动国人心。
晚上十点的时候,周若云突然打开手机,接着说道:“老公, 你看,冰兰妹妹好像去河省了!”
看向周若云的手机微信,只见上面是沈冰兰的朋友圈,其中就有一个视频,那是夜幕的高速,车子在快速的行驶着。
“搞什么?冰兰现在去,不是添乱吗?她能帮到什么!”我焦急道。
穿越之農家好婦
只见周若云已经给沈冰兰打电话了。
“喂、喂,若云姐!”沈冰兰的声音传了过来,满口的哭腔。
“冰兰妹妹,你在哪里,你要去哪?”周若云忙说道。
“我要去郑城,一、一鸣救人,淹水了,他昏迷了,在急救!”沈冰兰哭道。
“什、什么?”我脸色大变。
“若、若云姐你放心,我有司机。”沈冰兰继续道。
“妹妹,你们到郑城估计都明天了,要不你别去了,你回来吧,一鸣有他的朋友照顾,不会有事的。”周若云忙说道。
“不行,我必须要第一时间见到一鸣,他这个傻子,大傻瓜,他如果出事了,我该怎么办!”沈冰兰哭泣道。
“妹妹你别哭,你一定要冷静,或许是淹水呛水了,一鸣不会有事的。”周若云忙安慰道。
“对不起若云姐,打扰你和陈哥休息了,你们放心,我就去医院看一眼,如果一鸣没事,我会回来的。”沈冰兰说到这里,就将电话挂断了。
“这–”我心里一下焦急起来。
我慌乱地打开dy,只见弹窗出来一个视频。
“拥有五千万粉丝的主播‘西瓜哥’,真名‘邱一鸣’,在郑城救灾事件中,为了救一对落水的姐弟,跳入洪水中,姐弟平安无事,但是他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昏迷,现在在郑城医院的急救中心,愿他没事!”
哗!
我再次点开这热点新闻,只见下面有很多评论。
“加油西瓜哥,你一定要挺住,你一定没事的!”
“西瓜哥,你不能有事,你说过的,说要给我们带来欢乐的!”
“这不是添乱吗?这明显是炒作,网红去灾区干嘛?”
“楼上这位你说什么呢?西瓜哥救了两个孩子呢,你没看视频吗?那水流多急,这么急的水流,这两个孩子就抱着一颗树,西瓜哥不救他们,难道你去救?你以为救人是敲键盘吗?”
哗啦啦!
连续的评论下,我搜索西瓜哥的dy号,看到今天下午西瓜哥已经在派发救生圈和救生衣,并且还穿着军装。
我曾经听说过西瓜哥当过兵,这套军长或许是当初当兵入伍时穿的。
在视频里,西瓜哥和他的团队灰头土脸,但是一直在工作,在疏散一些人群,这是其中一个县区,但是有险情。
这也是最后一条西瓜哥的视频,点开视频,是评论区,粉丝都特别揪心,询问西瓜哥到底有没有事。
“怎么会这样?”周若云开口道。
“哎,一鸣是个男子汉,我就没有那么果断的第一时间赶赴灾区了,现在只能在这里 干坐着。”我叹息道。
“老公,我们今天早上才知道的,而且我们也做了我们能做的,我们也有物资过去,虽然我们没有去第一线,但是老公你放心,有我们的部队和官兵,老百姓们肯定会没事的,一鸣也肯定会吉人有天象。”周若云安慰道。
“不行,必须要查一查,有没有航班到郑城。”我忙打开手机。
“别查了,那一带下雨,机场航班都取消了,只能走地面,哪怕你到了京都,也要开车去。”周若云忙说道。
“这个雨到底什么时候停呀!”我急道。
“希望明天可以停吧,现在虽然在下,但是雨势已经小了很多,而且听说要泄洪,我们干着急也没有用,老公我答应你,等雨停了,你可以去一趟郑城。”周若云说道。
听到周若云这么说,我点了点头。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我一直很揪心,希望西瓜哥可以摆脱危险。
翻来覆去,我一直没睡着,直到凌晨的时候,我刷新闻,看评论,这才知道西瓜哥已经脱离危险,西瓜哥的团队已经放出消息,让粉丝们放心。
呼!
重重地呼了口气,周若云其实也没睡着,她刚要开口,我就说西瓜哥没事了,而她也是点了点头,因为她也看了新闻。
因为睡的比较晚,所以第二天起来也比较晚,吃过早饭,周若云电话给沈冰兰,沈冰兰说已经到了郑城范围,并且马上就能到医院。
查询天气,今天河省一带,已经是零星小雨,并且航班也有了。
“老婆,我要–”
“和西瓜哥说一声,我怀着孕,不能去看他,老公你替我问声好。”我刚要说话,周若云露出一抹微笑。
“好咧!”我闻言大喜。
立马在网上订了一张魔都赶赴郑城的机票,我开车就对着虹桥机场赶了过去。
中午的航班,抵达郑城是下午两点,当我赶到郑城人民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
谋生任转蓬 小说
买了一束鲜花,我来到指定的包厢,因为我下飞机后,就联系了沈冰兰,这才知道病房号。
在走廊里,我看到了一些人影,有保持肃静的大字牌,显然这里之前或许有很多人。
我能提取熟練度 雲東流
敲开病房门,我走进去,就见到了西瓜哥和西瓜哥团队的几个年轻人。
“陈总!”几个年轻人忙和我打招呼。
“陈哥!”西瓜哥见到我,忙开口道。
“咦,冰兰她?”我看到沈冰兰就趴在西瓜哥的身边,她坐在床边,双手趴在床沿。
西瓜笑了笑,他对我摇了摇了头,显然是告诉我,说话轻一点,不要打扰沈冰兰休息。
沈冰兰是昨晚出来的,经历了一晚上,今天白天到了,等西瓜哥没事了,这才迷迷糊糊,估计是累了,这才睡了。
“我说兄弟你,真让人揪心。”我说道。
“陈哥,当我知道那对姐弟没事的时候,我特别开心,我觉得我老天赋予我生命,那么我就应该有我的责任。”西瓜哥露出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