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隋末之大夏龍雀 墮落的狼崽-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出賣展示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补罗稽舍二世面色很差,钵逻耶迦城虽然被攻破,总督逃跑未遂被杀,但还是有人逃了出来,补罗稽舍二世很快就知道来自后方的消息,脸色很差,他看大帐内的众多总督和将军,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后方的粮草基地就这样被攻下来了,大军的粮草陷入困境,摆在他面前的是,要么撤军,要么击败眼前的敌人,从对方手中获得粮草,这样或许能保住自己大军的性命。
但击败眼前的兵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方就好像是狡猾的狐狸一样,四处躲藏,根本不与自己正面战斗,只知道逃跑,这让他很郁闷,一种没有地方下手的感觉。
“诸位,现在我们的粮草还剩下五天的粮草,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或者是进攻,击败眼前的敌人,或者是撤退,撤回德干高原,虽然我们距离德干高原比较远,但只要节省一点,想来就能到达。”补罗稽舍二世扫了众人一眼,等待着众人的回答。
遮娄其王朝的将军自然是无话可说,但那些总督们却在心里很郁闷了,这些总督们驻地多是在东部,要回去就必须通过钵逻耶迦城,路途很远,粮草肯定不会充足,到时候,不仅仅回不了自己的驻地,甚至在途中,这些士兵们就会逃走。
“陛下,进攻吧!敌人的兵马一直在撤退,说明对方根本不敢与我们对战,击败他们,我们就能得到大量的粮草,甚至能够夺取整个戒日王朝。”斯里赶紧说道。
“不错,陛下,这个时候,我们绝对不能撤退,我们若是撤退了,敌人肯定会压上来,我们到时候想撤退都很困难。”波曼已经失去了昔日的得意和猖狂,目光深处多了一些惶恐,现在变成他担心遮娄其王朝会撤军了。
补罗稽舍二世看着眼前众人丑恶的嘴脸,心中一阵冷笑,若不是这些家伙有私心,局势也不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自己就算不能击败大夏,但保持战略上的优势还是可以的,就是这些家伙拖后腿,局势才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大军进退不得。
现在在粮草损失惨重的情况下,想决死一战,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可笑的是,这些人还想和大夏两败俱伤,甚至还挽救戒日王朝的命运,更是愚蠢了。
补罗稽舍二世现在很后悔,早知道这些家伙都是一群愚蠢之人,自己单独指挥大军进攻大夏,或许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或许自己已经击败了大夏了。
“陛下,这个时候撤军恐怕已经来不及了,传闻大夏皇帝阴险狡诈,所以才会有钵逻耶迦城失陷的事情,所以末将认为,这一切都是敌人暗中算计好了的,我们这个时候撤退,敌人的兵马肯定会压上来,我们想撤走都很困难啊!”身边的一名老将苦笑道。
补罗稽舍二世听了点点头,这的确是一件事情,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敌人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毕竟这是一个消灭自己最佳的机会,是不可能放过的。
五滴风油精 小说
他扫了周围一眼,只见那些总督们个个低着头,眉宇之间顿时多了一些厌恶之色,忽然他想到了什么,说道:“眼下这种局面,想进攻,我们肯定会损失惨重,若是我猜的不错,敌人的兵马肯定已经从前后向我们压过来了,我们前后遭遇夹击,想要击败敌人是不可能的事情。”
“陛下准备撤退?”波曼脸色顿时不好看,一旦撤退,自己等人要么面对大夏,要么就是跟随补罗稽舍二世撤回德干高原,放弃这里的一切,无论是哪一条,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撤退自然是不会撤退的,但想要强行进攻,最后损失的是我们,既然如此,我们就想办法击败敌人。”补罗稽舍二世哈哈大笑,他站起身来,让人打开地图,指着其中一处说道:“看到这里没有,这里是一个天然的伏击场所。”
“陛下准备伏击敌人?敌人会上当吗?”波曼迟疑道。
“所以这就看诸位的了,我要诸位明日向大夏兵马发起进攻,在自己进攻的时候,我的兵马后撤,早一步来到这里,而你们在后天开始撤退,边打边撤,向峡谷撤退,这样一来,我们就能瓮中捉鳖了,诸位以为如何?”补罗稽舍二世指着眼前的地图,说道:“诸位,这是唯一的击败大夏的机会,诸位若是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那我遮娄其王朝就自己撤军,返回德干高原。”
补罗稽舍二世面色冰冷,淡淡的望着众人,眉宇之间多了一些阴沉,这是他想到的唯一办法,能够击败大夏,但这一切都是需要有人牺牲的,这些总督们率领兵马断后,麾下兵马在进攻的时候,肯定会损失惨重,但只要能消灭大夏,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很划算的。
波曼等人听了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之色,虽然补罗稽舍二世说双方的兵马只是间隔一天,可是战场上发生的事情,不是自己等人能够推断的,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情。
發條女仆的故事
一旦自己等人被大夏缠住了,他相信眼前的补罗稽舍二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返回德干高原,在天竺大地上,再次出现南北对峙的局面,只是那个时候,一切都和自己等人没有任何关系,自己等人或许不仅仅失去了兵权,甚至连性命都丢失了。
“怎么,诸位将军不愿意?”补罗稽舍二世双目中冷芒闪烁,他越来越讨厌眼前的这些家伙,若不是因为这些人还有些作用,他早就将这些人抛弃了。
“自然不会,只要能够击败大夏,我等愿意断后。”波曼连忙说道。其他的总督也纷纷点头,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众人能够拒绝的了,也只能是强行应了下来。
“你们可还有其他的要求?”补罗稽舍二世见众人都已经应了下来,脸色也就好了许多,才坐了下来,说道:“说吧!大家都是一艘船上的人,都是为了消灭大夏,有什么要求说出来就是了。”
“粮草。”波曼毫不客气的说道:“陛下,我们缺少粮草,毕竟在战场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们既然要断后,那就有可能面对许多有可能发生的一切,所以我们需要粮草,应付有可能发生的战争。还请陛下答应给我们足够的粮草。”
斯里等人也纷纷点头,唯有足够多的粮草,才能让将士们安心应对大夏的进攻,军中没有足够多的粮食,到了后来,不用敌人进攻,自己麾下的将士们自己就会四下逃窜,哪里还有心思抵挡敌人的进攻。
“这个自然可以,我可以分一半的粮草给各位将军。”补罗稽舍二世听了很高兴,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所剩不多的粮草分给波曼等人,只要这些人听从自己的命令,损失一点粮草又算什么呢?
“如此甚好,陛下放心就是了,只要能击败大夏皇帝,我们一定会按照陛下要求,将敌人引入我们的包围圈。”波曼大声说道。
“如此甚好,诸位将军放心,等击败了大夏之后,我立刻撤军,这天竺北方土地,就交给诸位将军了。”补罗稽舍二世听了很高兴,只要这些家伙听从自己的安排,击败了大夏,这些允诺又算什么呢?
“到时候,还请陛下遵守诺言。”波曼等人听了脸上的喜色更浓了,有了补罗稽舍二世这些话,自己等人以后的荣华富贵就有了保障了,击败了敌人,返回自己的老巢,慢慢休养生息就是了。
“自然如此。”补罗稽舍二世挥了挥手,说道:“诸位将军,可以下去准备了。”
等到众人离开之后,大帐内遮娄其王朝大军将军们顿时大声议论起来,原本粮草就很少了,没想到现在居然要分出一半,将士们连吃饭都吃不饱了,如何应对敌人的进攻呢?
“吵什么,有什么可以争论的。”补罗稽舍二世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冷哼道:“怎么,我说话不管用了吗?不就是一半的粮草吗?只要我们能够离开这里,损失一点粮草算什么?”
“陛下不是想要伏击大夏皇帝吗?”一名老将达雷尔忍不住惊呼道,其他的将军们也没有想到补罗稽舍二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伏击大夏皇帝?你们的胆子还真大,大夏皇帝是谁,那是一个十分狡猾的家伙,怎么可能能伏击到对方,一旦被他们缠上了,恐怕我们连返回德干高原的机会都没有。”补罗稽舍二世冷笑道。
众将听了之后,脸上也露出一丝奇怪之色,这个时候想要面对大夏的进攻,众将都知道双方的差距,根本不能与之对抗,现在听了补罗稽舍二世的话,众人心里面顿时松了一口气。
“陛下,我们就这样撤走?”一个将军脸上露出怪异。
“自然要撤走,大夏一旦知道我们撤退的话,肯定会追击的,我们虽然兵强马壮,但粮草比较少,不能长期逗留,撤走是最好的选择,但我们就这样撤走,损失也是很大的,所以只能是找人断后,除掉那些家伙,诸位难道还能找到更好的人选吗?更或者说,诸位中有人愿意留下来断后吗?”补罗稽舍二世扫了众人一眼。
众将面色一变,留下来断后,那就是必死无疑,虽然这些将军很同情那些总督,可是相对于自己的性命,这些总督们死就死了,根本就没有被众人放在眼中。
“末将愿意跟随陛下。”众将一起大声说道。这是一个离开戒日王朝的机会,和大夏决战,这些人是没有信心的,大家厮杀到现在了,对于大夏的战斗力,大家也都是有目共睹的,谁能战胜大夏他们不知道,但绝对不包括这些家伙。
“那好,收拾一番,准备连夜撤离。”补罗稽舍二世淡淡的说道:“在这之前,让将士们对大夏发起进攻,声势要大一些,让大夏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
做戏要做的足一些,不仅仅是针对眼前的大夏,也是针对那些总督。若不是这些总督们拖累自己,自己早就击败了大夏,已经到达曲女城,在那里,自己可以见到自己的老对手。现在好了,面对大夏,戒日王失败了,现在自己也失败了。
索性的是,自己失败了,还能东山再起,对方却不行了,江山社稷都为他人所得,甚至连性命都会被大夏所杀。
大夏军营中,李煜放下手中的奏折,淡淡的说道:“这儿子大了,有些事情就不是老子能控制的了。”他面前摆放的是李景隆送来的奏折,上面写的是朱雀小朝廷的官制,和大夏差不多,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然而特殊的是,上面内阁的成员都是跟随李景隆西进的人,甚至连普拉等人也上榜了,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并普拉等人也是跟随东征西讨的人物,也曾立下汗马功劳,用这两个人,可以千金买马骨,方便李景隆治理天竺。
“传旨褚遂良,以褚遂良为朱雀王傅,入天竺,暂时为朱雀王朝首辅大臣。”李煜又说道:“册封朱雀王李景隆为天竺大将军,郭孝恪为车骑将军,王玄策为骠骑将军。”
“陛下圣明。”向伯玉听了双眼一亮,朱雀王暂时主掌天竺,这里日后就是朱雀王朝的,但在李煜没有驾崩之前,这里也仅仅只是朱雀王,而不是朱雀王朝,军、政大权只能是大夏,而不是李景隆,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事实。
李景隆或许想的很周到,但面对这件事情却是没有想的明白,朱雀王的辅政大臣只可能是朝廷的人,而不可能是诸葛明朗,更不可能是窦诞。李煜抽调褚遂良就是这个道理。
至于军中之事更是如此,朱雀王朝的兵马只能掌握在李景隆手上,无论是郭孝恪、王玄策都不可能染指军权。